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杂文原创
鼠年说鼠

作者:韩昶国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8日

其实,对于老鼠,我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小的时候,从老师和大人那里就知道,老鼠被列入四害之一。在人们眼里,老鼠除了属于一个物种之外,似乎也一无是处。在家里偷吃粮食,咬坏木质家具,偷吃食物,咬烂衣服,坏事几乎都干尽了。在地里偷吃庄稼,偷吃红薯玉米黄豆谷子,还没等庄稼成熟呢,它倒是先尝为快。老鼠之害,蔓延肆虐,防不胜防。一度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所以,对于老鼠,憎恶的思想一直很难改变。

现在,老鼠似乎少了一些,尤其是城市,建筑大多是水泥金属类材质,家里很少再出现老鼠。

随着年龄增长,对一些事物的认识,随学习和经历也改变了一些看法和观点。觉得老鼠只是一个物种,其实,真的也许并没有那么讨厌。适者生存嘛,物种不灭,还能够繁衍生殖,就说明还是有它自身的优点和优势的。存在就是合理。

有时仔细想想,人类与老鼠,似乎也与人类社会中的某些现象十分相像。每一个人自从呱呱坠地,就被戴上一个无形的光环,闪亮的或者是灰暗的。生活在一个又一个无形的圈子里,有的圈子高傲,有的圈子卑微。每一个圈子都有自己的法则,都有自己的空间,都有自己的舞台,每一圈子都是一个看不见的魔咒,限制着你的自由。

卑微的,即便有时经历了再多的艰辛再多的努力,也很难越过雷池半步,许久了,发现仍在原地做无为的徘徊。人世间的风雨,艰辛的坎坷,人为的隔阖,人性的扭曲,都彰显出形态各异光怪陆离的景象,令人眼花缭乱。

这一切,对于人类看待老鼠,又有什么区别呢。

老鼠无错。卑微无罪。问题出在哪里?

上一篇: 丈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