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七 里 河

作者:河南内乡农商银行 胡克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9日

人们居住的城池和村庄基本上都建在水源地边缘,可见人是离不开水的。水是人的血液,水是人的生命,一切生物离了水都是灭亡。在水泥构造的森林里,河流是人们永远的牵挂,毕竟一方水土涵养一方人,让人们在繁冗的事务中,还有诗和远方。我庆幸所蜗居的小县城旁边有条河——七里河,七里河是我们小城人们对她的昵称,她的官方大名叫“湍河”。

我搬到河边居住有几年时间了,每次吃了晚饭我就出门到附近七里河散散步。湍水悠悠,淡淡的云霞伴随着流动的水波闪耀着,这是自然的美,河里跳动的涟漪像是五线谱,自有她美妙的韵律。我刚居住这里时,大多朋友们都说这里偏僻。我心里想,休息的地方就是要僻静。我们常说的“安静”是这个地方没有声音;其实,我还在找另外一个种安静,换个说法是“幽静”,让人脱离虚浮的功利舞台,回归自己的生命本源。

在一个夏日的傍晚,我独自一人在七里河边散步,随手拍了个一张照片发在微信圈里,说是在河边散步。哪知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在河边的好兄弟夜市摊,让我立马过去,我急着说已吃了晚饭,对方依旧不依不饶非让过去,说是在兄弟摊宁等,不来就不给面子,不来就不兄弟。唉,步没散成,却装了一肚子酒精。这两年,有些朋友也搬到河边居住,我在散步时若是发到朋友圈,他们会诚挚邀请我去他家坐坐,或是到他茶室喝杯茶。或者有的家里来客,正在翻手机准备找个陪客,你这微信一发,他一拍大腿,得了——就老胡了。他把信号一接收,就给你反射过来。咱也是个不搁脸的家伙,喊就去,去就喝,最后不但肚皮里盛满了酒,还盛了一肚子吹牛皮的话,直撑得在七里河边走走停停,很近的路就是回不到家,直到大肚皮有点瘪了,看到家门口的灯光时,我才稍稍有些清醒,告诫自己以后要保持内心的光。过后细想,古人酒后会写诗,自己酒后连路都走不动。唉,还是自己意境不够,层次欠缺。想想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喝酒、跳舞、唱歌,三步曲结束后并排七八个兄弟把整个大街占了一大半,有的手拉着手,有的胳膊搭在对方肩上,一边走着一边唱着: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青春年少的日子就这样基本上都被我消耗掉了,囊中的碎银也不多了。可是,我并不后悔,生命像这河水一样,有涨有落。该来的时候你挡不住,不该来的时候你求不来。我搬到河边居住后,想换另一种活想,可是自己没有控制住自己,酒醒后很是责怪自己昨天不应该。自此散步后,我用轻轻的步,悄悄得散,双手背朝后,就是不动一下手机,看看静静的水面,听听风声,让自己体悟到充实莹洁的恬静。

以前七里河一带比较萧瑟,只有一座老桥,两岸河堤是以前人们用沙土推的拦河堤,在公园下口处有个木材行还有点人气。其它都是杨树和一些柳树不规则长在这里。七里河两边毗连着大片的湿地,雨季来了,它们被淹了;雨季去了,它们就长一些杂草,其中要数芦苇最是吸引人,因为它最高,风一吹,它便东摇西晃,是美术和摄影爱好者的创作素材。二十多前的七里河两岸没有什么工厂,只有沙子和清澈见底的河流。一到周末,我们这群上学的孩子就骑着自行车到河滩上玩耍,那时大人们都不管我们,属于放任自流的管理模式。在我们同学中,有个叫郭华磊,当时他的个子高,家境殷实,长的帅气,按现在的话说是“高、富、帅”,还有一个美女同学喜欢他,更令我们心动的是他有一辆崭新 “永久牌” 轻便自行车,因为我们大都是骑大人不骑的很旧的加重自行车。每年的暑假,我们一伙同学们就到七里河的老地方洗澡,郭华磊当然和女同学在另外更僻静的地方说些废话。我们一个个站在土坡上,后退十多步,一个短暂的小跑后,在坡的最前方起跳瞬间,我们张开双臂大叫一声,一个个像往锅里下饺子似的,尔后溅起朵朵浪花,同伴们随后就开始互相打水仗,有时呛几口水是最平常不过了。说来也很有意思,那时大人不管,学校不理,我们洗澡也没有溺水现象。现在呢,学校在放暑假前让每位学生家长签订暑假安全责任书,这其中就重点提到不准学生到河里洗澡一项。可是河里每年时不时都淹死人,有时是大人,有时是小孩,这是为什么呢?我们正玩得不亦乐乎时,郭华磊跑过来,苦丧着脸对我们说,他的自行车没见了,我们立刻分头去找,最后是无功而返。前不久,我们又小聚在一起,我问起他这事,他笑着说,当年他骗家人说是别人借去了,半月后,家长识破,自己被打了一顿了事。

我上班后,自己有了工资就买了胶卷,那时候,我一般好买柯尼卡,因为它的价钱适中,乐凯胶卷便宜,但是洗出的相片发红,富士胶卷有点贵,我把家里的相机拿上,吆喝同事和朋友们来七里河照相,那时还没有橡胶坝,我们可以到河里任意一处稍高的草堆上坐下聊天。那时候我们的发型统一模仿香港四大天王的,那时单位发的衣服好像光认灰西服,没上班的穿着牛仔服,无论穿什么衣服,头发一律抹摩丝,让头发定住型不动,衬衣颜色不论,衬衣上系的领带一般是深红色带黑点的,要么是蓝色加白点的,脚蹬黑色大头皮鞋。在谈笑间有两个对上眼上的,就会离开我们这个大队伍了。那时候我还很傻,光知道玩,不知道也谈一个女朋友,自己光忙着给他(她)们在河边照相,却成全好几对新人。不久前,我翻出给他们在河边照的相片,挨家挨户给他们送去。一次,我把相片送到好友李向阳家时,他一看到照片,两眼放光,接着悠悠的说,原来七里河是这个样呀!我都快忘记了。我们通过照片看到以前七里河的模样。一顿推杯换盏后,他笑着说,老胡,您这一张相片可真是值钱呀,吃吃喝喝化了我五百大洋。我说,我5000元买你这绝版照,你干不干;他说给多少钱都不卖。我说,这不就结了,其实你还赚钱,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接着对他说,这两年我很少参加聚会了。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参加有一些聚会像是服差役,呆头呆脑的坐在那里,每个人都像是戴个面具,毕恭毕敬地问问尊姓台甫,着实让人浑身不自在,没有让人焕发出激情的气氛,更别说有活泼如孩童的笑脸了。他送我出门时,我对他说,我那里还有你几张照片,你要不要?他连忙给我敬烟点火说道,要——当然要,下次的酒比这次的还好。我说,你不是心疼钱吗?他说,能用钱卖来以前的美好记忆——值。老胡,你说,到底还有我几张照片?我说,大概十几张。李向阳说,老胡,一张一桌好酒好肉伺候如何?我斜着眼看着他说,这还差不多。想不到这七里河还能为我赚到酒喝。

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我觉得也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条河流,在流动中寻找生命的全部意义,因为在河流边发生过刻骨铭心的故事,裹挟着内心凤凰涅磐的想法,让人情不自禁斟满一海碗浊酒,仰望水面上空的苍穹一口吞下。最后喝下些什么?又留下什么?所以说,朋友!你倘若要来到我们七里河,最好携一本线装本古书,咂摸着那山盟海誓的表演和那曾经纯真的笑脸,你就会像是行走在江南软语暖韵的气息中。在这里,你最好不要在微信里透漏一点点文字信息,只需发图片就可以了,因为朋友们会误以为你到苏杭地区游耍了。

如今的七里河治理的非常优美,有绿花带,有人行道,杨柳依依,芳草萋萋,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到了夜晚更是流光溢彩,这时的河水反射的彩光煞是好看,可是到了白天仔细观察,河里的水没有以前清澈了,不像以前人们担一桶水回家直接做饭。

河水每天依然顽皮的流着,每秒都在不快不慢发生着变化。以前人们建房从来没有想着在河边建房,因为河边没有饭店、学校、商店。现在河边到处是二十层以上的高层住宅,用现在的房地产商广告语:××房产观景房,天天不一样的海景。人们就一窝风购房“观景”,七里河里的生物也在水里“看景”。今晚我散了一万多步,快到家门口时,扭头看看七里河,不禁吟诵起宋代诗人陆游他老人家写的一首诗——夜泛湖中:

水鸭鵁鶄拍拍飞,

菰蒲深处弄烟霏。

唤回二十年前梦,

半醉姑溪棹月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