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二号首长”退役了

作者:河南内乡农商银行李焱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二号首长”退役了!这条消息很快在伏牛镇政府大院内外传播开了,人们对此众说纷纭。

有的说:“老王憨傻极了,愧对了‘二号首长’这个称号了,凡是给镇党委书记开车的,一部分熬到了乡科级领导干部,最差也是个镇直部门负责人,还有一部分发了大财,就他啥也没有捞住。”还有的说:“作家亚当.格雷曾说:‘大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只有一生专注一件事,才能在充满干扰的世界中不浪费人生。’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就是专家,重复的事情用心做就是赢家。老王能够开车到退休,无间断,无事故,这本身就不简单呀!”......

这位退役的“二号首长”是谁呢?为什么,他的“退役”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呢?“首长”指的是战争年代根据战时保密需要对指挥官的称谓,一般分别称呼司令员和政委为“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伏牛镇是一个内陆欠发达地区的一个乡镇,根本就没有驻军,并且,现在是和平年代,为什么还有这种称谓呢?原来,在我们这一带,对单位一把手的司机都是这么称呼的。因为,一把手作为单位“一号首长”,当然乘坐轿车的一号位置,而司机经常和他出对入双,所以,往往把“二号首长”作为对主要领导司机的尊称和戏称。前文所说的“二号首长”,指的是镇政府的司机老王,他是镇上配备首台车辆时的司机,且一直服务党委书记到退休的。

却说老王原本是本镇农民,其父母也是老实巴交“修理地球”的,幼时的小王学习不咋地,偏巧对车辆之类的感兴趣:看到人拉车、马车、自行车、拖拉机停放在那里,就围绕在附近观察;谁家有这类东西,就钻头觅缝往这些人的家里跑,看到人家在维修时,就乐不可支地给人家打个递交工具、拆拆卸卸的下手......有一次,有台拖拉机停放在路旁,从来没有驾驶过的他技痒难耐,居然“呼呼隆隆”地给开跑了,开得还挺稳当呢!让闻讯慌慌张张跑来的师傅虚惊了一场。

他初中刚毕业,就怀揣着对车辆的梦想参军入伍了,因为,当时的农村,一般的还是人拉车、马车等等,就连自行车也是凤毛麟角,只有到了部队,才有可能摸到这类东西。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70年代末,他当兵三年练就了驾驶技艺刚刚退伍回家,恰好大队(当时“行政村”称“大队”)购买了一台24匹拖拉机,扳着指头一盘算,全大队还数他会开且技术熟练呢,就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光荣自豪的“拖拉机手”。好运接踵而至。80年代初,县里把一台退下来的七、八成新的吉普车,配给了公社(当时“镇政府”尚称“公社”),尽管这样,这辆车对于干部们来说,无疑是弥足珍贵的,当然对其驾驶员的要求也是相当苛刻的。然而,放眼全公社,司机是相当稀缺的。于是,公社党委副书记把全镇所有的10多个司机全部通知到公社,由公社书记亲自坐镇筛选,结果,无根无底的小王凭借着娴熟的技艺、健硕的体魄、俊朗的外表、得体的言行赢得了现场领导和同志的一致好评,被选调公社开上了这台车。

人在不同环境里,人生价值是不一样的。比如绿茶放在超市里值3元,可是放到星级酒店里就会值15元。原本开着拖拉机,经常和坷垃蛋儿打交道,加之常常维修机械,总是黑黢黢、脏兮兮的小王,到了这里,倒逼自己衣着干净整洁,早晚把脸洗得白生生的,整洁的的确良白衬衣扎在腰里,驾驶着全公社独一无二的吉普车,本来“底版”就不错的他显得格外精干神气,俨然一副公社干部模样。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因此,女人都把自己的小孩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珍贵,小王不是女人,然而,处于对车的异常情感,他把车看得比自己的子女还珍爱。他早晚把车的里里外外、旮旯狭缝擦拭得一尘不染,不时在车底铺一张席片,钻进里面,剔除泥污,拧紧可能松动的螺丝;油箱里的油总是加满满当当,哪个部位出现异常,即做好全面检查,及早维修,以免中途抛锚或出现意外;那时候,还没有空气清新剂,他总是从家里、山村、药店弄点麝香之类的香料,经过精心调配,根据季节和书记及乘坐领导的特点,适时适当地进行喷洒,确保领导一进入车里就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当时,人们看到这个移动的庞然大物非常稀奇,常常从三里五里跑来观看,有的小孩甚至还攀爬到车头上玩耍,每逢车辆停放到外面之时,他并没有尾随领导进屋喝茶休息,而是在外面维护看管车辆,既满足了人们的新奇心理,又防止了损坏。

三年入行,五年懂行,十年称王。此话毫不夸张。小王自幼爱车,在部队苦练过,又在政府开车多年,从“二手”吉普车开起,逐步开到“二手”上海、伏尔加,仪征、桑塔纳,一直到现在的北京现代;所在的单位,随着历史沿革,由公社到乡,直到现在的镇;服务了不低于10位党委书记,不少的干到了处级,其中的一位还干到了副厅级;他也从“小王”变成了“老王”。他的技术当然纯熟、服务相当周到:行进在路上,本能性根据领导的神色判断出所办理事项的轻重缓急、精神情绪状况,把车速调整得恰巧正好,即便有极其特殊的情况,车开得风驰电掣般,哪怕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坐在车里的人们基本感觉不到颠簸,甚至还可以小眯一会儿;车上的领导谈笑风生,哪怕大吵大闹,他的注意力丝毫受不到影响,依然专心致志地驾驶;车上常备了一个百宝箱,里面装有指甲钳、感冒药等各类实用东西,临出发前,一大瓶开水就已经备上了;如果领导需要调节一下气氛,他能够根据领导亢奋或者郁闷等情绪变化,适当插入话题,旋即让领导心平气和。

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只要做好两件事就够了:一个是你的专业,一个是你的人品。专业决定了你的存在,人品决定了你的人脉,剩下的就是坚持。在这方面,小王做得无可挑剔。任何世道中,如果有奸臣,哪怕再清明的君王也会被谗言所惑。领导和司机常常一直在路上,漫漫长途,未免寂寞难耐,有时候处于解闷儿需要,彼此难免沟通互动。同时,由于领导“高处不胜寒”,听不到基层一线的真实声音,因此,司机也就成了领导和同志之间的“传话筒”,也成了领导的暗探和耳目。每当这个时候,他均坚持“传闻八卦不谈,未经考证属实的不谈,拿捏不够精准的不谈;私密的话不传,负能量的不传,可能引发不团结和矛盾纠纷的不传。”对于不该传播的,哪怕是天王老子帝王爷哪怕金钱美女、美味佳肴奉上,也难想从他口中“撬”出片言只语。在拒绝的过程中,他均采取了委婉的方式:要么是装作没有听见,要么是借故开车需要急转弯稍后再说,从此便无了下文。刚开始人们对他的做法非常恼怒,时间长了,也就理解了:如果他口无遮拦,难保我的一些秘密也被他泄露出去,反倒对他更放心了。

有的人见到有价值意义的人士,巴不得跪舔,见到“没水的”则色厉内荏,恨不得再踢上一脚。尽管小王是“二号首长”,并且,服务的领导大都获得了提拔重用,绝对称得上背景深厚,然而,他并没有“看人戴帽”,而是“大小是个人,长短是个棍儿”,绝不让服务打一点点折扣。当时,政府的车辆很少,镇里就此一台,后来,财政所、教办室、供销社、粮管所才逐步有了档次较低的车辆,其中供销社、粮管所的还是工具车,当然,这台车就是书记的专用车了,当书记不用尤其是请假、外出学习的时候,才依次归镇长等其他层次的领导使用。在用车期间,当公务办完之后,只要时间充裕,路程不怎么绕弯,还尽可能让用车人办点私事儿甚至到其老家转一圈儿,岂不知当用车人的家人看到孩子可以乘坐公车回家了,不知道该有多爽呀。

一个人能走多远,看他与谁同行,一个人有多优秀,看他身边有什么人;与凤凰同行,必是俊鸟,与虎狼同行,必是猛兽。不可否认,作为领导,可能存在着一些不尽人意之处,然而,其综合的素质能力绝对毋庸置疑,因为他们是万里挑一的“人中之龙凤”。司机经常和主要领导零距离接触相处,经耳濡目染,司机的水平也差不到哪里去。何况,他服务了那么多的领导,如果从每个领导身上学到一招半式,目前,也学得差不多了。他深知:为人不易。作为一把手,更不容易,如果独裁了,难免决策不民主,下面意见大,如果软弱了,下属看不起,政令难以推行。为此,在日常工作中,他坚守“帮忙不添乱”原则,适时适当地予以释疑引导化解。当基层同志对班子成员或者班子决策存有杂音,只要碰巧听到,当场即列举积极有利因素告知存有误解的人,就存在的弊端给予是历史性、政策性及不可测的因素所致进行解释。其中的一届书记、镇长矛盾积怨很深,镇长罗列了一些书记的所谓劣迹要去反映,他闻讯,遂巧妙委婉地开导镇长:“书记在提拔重用的关键时刻,如果你举报反映,要么书记不得调出,要么落马,而上级会认为你等待不及闹内耗,也未必继任,倒不如等到他调出你顺理成章地接任之后再说。”镇长听闻,觉得颇有道理,于是撕毁了举报信,并且全力以赴配合支持书记的工作,果然,没多久就接任了书记。

领导尤其是主要领导身边的司机,由于鞍前马后服务了几年,领导的身家性命都交付给司机了,且通过贴身的服务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再说,无形中掌握了许多领导的秘密,当然也有一些是“见不得阳光”的,所以,在领导调出之前,就对他们的“后事”做出了安排:身份不正的生尽千方百计解决个正式编制;配偶或者孩子没有工作的,安排份工作;岗位工作不理想的再予以调整;职务级别方面再提升一级;多解决一些费用;如果领导职位晋升了且司机服务得贴心到位的,就把他带走......然而,小王除了刚开始服务的领导给他解决个农转非指标和事业编制之外,自此就一直原地踏步。

一朝君子一朝臣。作为书记身边贴得最紧的司机当然也“在劫难逃”。期间曾有几任书记都想换掉他,然而,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就由于他技术熟练、服务到位、人品端正,便不忍心了。某强势书记偏不信这个邪儿,到任伊始,就给他谈话,要他出任房建所副所长,房建所位高权重、费用宽松、炙手可热,可以说,是全县各乡镇主要领导司机下车首站安排的尚属最为理想的职位呀!满以为他会欣然接受,岂料,他坚称不下车:“我从小到大,啥都不会干,就会开个车,当领导不是我的志向!”看到他丝毫不为所动,就特意另找他人开车,把他晾到了一边,还授意相关人员把他正常的费用也不予列支,并且对他近年来的所有费用暗地里进行了内部审计,希望可以抓住点把柄迫他就范,谁料,他的各类费用同比还是最低的。尽管这样,他对此不温不怒,依然端坐办公室,遵守工作纪律,坚持领导没有吃饭完毕、晚上不回来不下班。每当领导深夜回来,尤其是喝醉之后,总是搀扶到房间,待领导休息之后再回家....实在无奈,就经党政联席会研究决定,让他强行下车。当分管领导找他谈话时,他不卑不亢地说:“你家住在哪里?门口有钉子可以挂个绳子吗?”领导惊问何故。他答道:“我就会干这一项工作,也没有触犯原则性错误,如果你们强人所难,我们彼此不找事,干脆我在你家门口吊死,但是,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领导一看,实在没辙儿,还想再生办法,已经升任副厅级领导的前任书记让县委书记给这位镇党委书记捎话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就是个司机吗?何必和他过不去呢!”从此,再也没有人要他下车了。

绚烂至极,归于平淡。后来公务用车和私家车越来越多了,司机已经大众化了,大凡领导们也会驾驶了,领导们办一些私密的事情就可以“瞒天过海”了,“二号首长”身上的神秘面纱早就不再了,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风政风清明了,领导也没有任何私密空间了,不少的知心人给他吐露了肺腑之言,让他见好就收下车算了,然而,他依然我行我素,一直开车到退休,才与一号车告别。

他退休之后,人们对他的评价,老王都听到了,上班期间滴酒不沾的他,在最近的一次酒后,终于坦露了心迹:“按照潜规则:一把手司机,作为‘二号首长’,他的费用是没有人设坎的,也是没有人监控也不敢监控的,如果我每个月往里面多塞几张报销票据,是不显山露水的,可以说,我的家庭经济状况绝对大有好转;如果服务的领导每一位给我提一级,我也不可能以一个一般职工的身份退休。你要知道,目前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呀!在家人在为我过一周岁举行的预测前途和性情的“抓周”仪式上,我抓住的就是一个状似车的东西。你不能不信,人争不过天,也算不出命;命里有的始终存在,命里没的抢不过来,不要在乎得到和失去,一切皆有因果,乐观接受安排,即使失去了什么,也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补回来,每个人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也会失去一些不想失去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呀。事实上,对于我这个农村娃,能吃上公家粮,就是上天最大的眷顾呀!”


上一篇: 记忆母亲
下一篇: 感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