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红籽母粑粑

作者:谌剑 来源:吴越读书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盛夏的一个周末,记忆中的我大概7岁。那天,一大清早,父亲带着我赶往县客运站,买票,候等了许久,乘上一天只有两班车往返乡际的涂刷得黄灿灿的“大巴”,在颠簸的碎石县道上一路摇晃近一个半小时,回到了心心念念的离县城46余里地的祖籍地“老家”。老家的祖母正与生产队的乡亲在地里劳作,赚“公分”。

这是个太阳公公不留情面的火辣辣的中午,阳光穿透过土墙屋的前门,刺晃得我眯着双眼。坐在老家的解放前就定制的由人经年坐磨凹下光滑滑一周遭的杉木长条凳,略显晕车疲惫的小小的我,吊搭着小脚,呆呆的望着、打量着家里的一切。肚子饿了,心里巴望着能寻觅点好吃的。可那个年代,那个国家贫穷民生困顿的特殊的时代,中国普天下的农村家庭,哪怕是令人羡慕得要命的生产队长的家,哪会有多余的吃的,更罔谈一般的农民家庭,更勿奢谈如今当下繁多繁盛的休闲消遣类的“点心”“甜品”了!那更是远在天边遥不可及的幻想!

父亲留下我独自在屋里,嘱咐我不要乱跑,说他到地里帮祖母干活。一会儿就回来,做饭吃。我心里抗议,但嘴上哪能说啥。肚子饿了,只能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有了嘈杂的说话声。祖母与父亲收工回来了。

一个响亮的女性声音,“破门而入”。这是生产队的一个远亲姑姑,听闻我这个“远侄”第一次回乡省亲,好不稀奇。这个姑姑说说笑笑的,手里拿着一个绉绉的我叫不名的黄色植物叶包裹着的东西,塞到了我怀兜。这是啥宝贝?我小小的双手捧着,掂量着。感觉有点沉。应该是吃的,心里肯定的推测。果然是吃的,这是红籽母做的粑粑。

红籽母粑粑烤着吃。火钳架着,在泥土垒成的煤火上慢慢的烤。淡蓝淡蓝的火苗突突上窜灼烤,悠悠散发出丝丝酸酸甜甜的“美味”。饿极了的我,贪婪地咬下一大口。想必是美味的东西,可入口,竟然是那么的粗糙难咽,那闻着的“美味”在舌尖上却不是那么的美妙,别样的酸,另类的甜。这是人世间50余年来不会磨灭且永生也不会流逝的“特异的酸与甜”!忘不了!不会忘!我强忍“难吃”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顽强的慢慢的咀嚼品味着,最终成功地吞下了嘴里的那一口。就不再吃了。祖母见状,问我为啥不吃了?我谎称不饿,不想吃。可我知道,自己的肚子早早就在闹革命,呼唤吃的了。

姑姑把她拿得出手的最好吃的东西犒劳我这个后生小辈。足见姑姑对我的喜爱,同时也映衬出当时农村经济的凋敝,物资的匮乏,村民的贫困。

姑姑,正值豆蔻年华,扎着长长的辫子,灰蓝色裤子的两边膝盖部分重叠了好几个补丁。这就是那个“以粮为纲”,但人民依然吃不饱饭,时时刻刻饿着肚子,身家破旧,聊无分文的不可言说,又难以言说,不敢言说的迷茫时代。哪个青春的女子不爱美?!哪个世间的生命体不渴求“美味佳肴”“玉脂琼浆”?!

可,其时的中国,正艰难地在强国富民的道路上徘徊摸索,苦闷而求解不出最佳的答案。计划经济、阶级斗争等等不可突破的惯性定制思维条条框框继续束缚着国家的发展与进步。整个社会毫无生机活力,人民对国家的前途观望没有信心。中国何去何从?历史又一次考验着中国共产党人的智慧与胆魄!

为人民谋幸福,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历史的演进与发展,现实与需求,促醒中国共产党人再次勇敢地自我调整、自我革命、自我革新。1978年,神州大地,惊雷响彻,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中国由此迈上了富强之路。土地下放承包,到如今围绕土地、农民、农村的土地流转、农村产业革命,脱贫攻坚、精准扶贫,举凡种种的民生与乡村振兴举措无一不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为民初心与民本情怀。不愁吃、不愁穿的时代,早已不是我们的渴盼与“毕生追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追求高质量的发展与生活,乃是我们正在奋进实现的目标。

当年那个豆蔻年华的姑姑,现今应该近60岁了。您在哪里,姑姑?我忘不了您对我的“疼爱”,忘不了您在那么生活清苦的条件下,康概给我的那个红籽母粑粑!

不知身在何外的姑姑,您知道吗?您听到吗?那铿锵有力的声音--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时代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对人民的庄重承诺!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坚强领导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中国共产党人立破并举,破冰前行,解决了过去多年想解决而未解决的问题,办成了过去多年想办而未办成的大事、难事。全国面貌焕然一新,各项事业蒸蒸日上,人民生活越来越来殷实,人民有了更多的幸福感、获得感、满意感!

普天之下,中国共产党人的恩德与光辉泽被全体国人,中国人民的生活正越来越甜美、越来越滋润。姑姑,当我们有幸再“聚首”时,您还会记得您亲手“磨制”的送给小侄的那个红籽母粑粑吗?



上一篇: 记忆母亲
下一篇: 开往春天的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