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妈妈的溺爱

作者:河南内乡农商银行李焱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8日

大概去年10月份,我的脸上长了一个小疙瘩,经医生诊断为“囊肿(俗称‘粉刺’)”,医生、爱人、见到我的同事,都一再规劝我:“这个算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割了算了,长到那里实在难看。”谁料,年近80岁的妈妈听说后,拿起电话就训斥我说:“割它干啥!不痛不痒的,再说,你已经50多岁了,也不图再寻媳妇了,难看一点怕什么?手术期间一旦有个差池,后果难以想象。”我寻思一想也是,就没有再理会它了。

由于妈妈的坚持,原本一个微小的囊状良性肿块,变得越来越大,就要和樱桃一样大了,并且,紧邻眼部,要是再不处置,恐怕情况不妙。于是,在僵持了半年多之后,我终于决定要割掉它了,妈妈眼看拗不过去了,只好要父亲骑着老年三轮车拉着她,对县内外所有相关医院、诊所等进行了不低于10次的考察论证,从中选定一个相对最为安全的地方后,才勉强同意手术。

动手术那天,她至少比我提前半个小时到达医院,亲眼看着医生对医疗设备再清洗了一遍,还就每一个细节叮嘱医生注意注意再注意。尽管这样,在手术前,她还做最后的劝阻,看到实在说服不了了,顿时泪眼婆娑;手术期间,她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心,手指还在我的手心轻轻地抠挖着,以便让我分散些注意力不至于太疼痛。我揣测,尽管打针或手术期间(一般都打有麻醉针)并不疼痛,但是,在针即将扎入皮肤前的那一刻,恐怕大部分人都要恐惧。当然,我概莫能外,因此,她的这一做法,的确达到了预期目的。手术后,她抢先将医药费给结付了,并且,一再嘱托我遵从医嘱,还将经精心准备的一大兜子营养品塞给了我。

手术的伤口被缝了三针,基本上每隔一天都要换药一次,大概半个月之后才可以拆线。在此期间,她每天至少要打三个电话,问询情况,千叮咛万嘱咐我多加注意;她竟然把伤势无限放大,让亲友们到家里探望,结果,医疗费区区450元,其中我的姐姐就拿来了500元,让我买滋补品,搞得我非常尴尬;每次到医院换药,她总是提前到位,临分手时,每次都以没有给我做饭照料为由,给我塞满我最喜欢吃的食物。

在第一次换药那天,她居然让80高龄的父亲把老年三轮车停靠在公交车站点,以便我可以少步行几百米,弄得我差点恼火了:我本来就经常为没有私家车而沮丧,且虚荣爱面子,如果我乘坐着老年三轮车,让熟人看见,让我情何以堪?然而,想到父母对我的一切,我强行按下怒火,遂委婉地对她进行劝解,她才不再做此类的安排了。

现在,我的伤口已经痊愈了,她还是时不时打电话予以关心。我已经50多岁,不是三岁小孩了,而父母年近80岁了,才应该是需要我们关心照顾的,然而,在我动手术前后他们对我的溺爱,实在令人难以费解,经过我再三的思索,结合与他们在一起四年间的所见所闻,终于悟出了其中的一些老年人问题。

只要父母在,我们还是娃儿。2015年,在市区工作的我,再次回到了县城,由于种种原因,工作日的晚上,我需一个人住在县城的家里。不料想,她以我“酒局偏多晚上酒后没人照顾”为由,一定要我住到她家,这便拉开了“老敬小”的帷幕,直到我去年底内退之后才作罢:每当到吃饭时间我还没有回家,她就在门口张望,如果稍长一点时间还没有见到就立马打电话催问,当看到我出现在巷口了,就非常开心,赶紧返回对早已准备停当的饭菜做后续处理,没多大功夫,我最喜欢的饭菜就端上来了,如果看到我吃饭期间稍一皱眉,就借故把饭碗端走,稍后,更为可口的饭菜就又端上来了;如果我晚上有酒局需要他们等候的时间较长而他们要早点休息,她就把院内的路灯、房间灯全部开着,把院内的自行车、电车、凳子等一切障碍物全部清除,以防我酒后不慎摔跤,半夜酒后醒来,总有一杯可口的白开水放置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并且,她一夜能起床好多次,看看我的被褥是否盖严实了,看看我的睡姿是否不规范了......妈妈所做的这一切,是否印证了哲人所言?世界上很难有永恒的爱情,却绝对存在着亲情,特别是母爱,唯有这种爱,从不以占有和索取为目的,从不以放手和分离而消存,也从不以距离和岁月而浓淡,是世界上无条件、最无私、宁愿倾其所有的情感;如果这个世间有一个人惦记着你,那一定是母亲,因为儿女是他们心灵深处的最爱,别人在乎你的是混得好不好,只有母亲,她关心的是你过得难不难,只要儿女们快乐地活着,就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因此,这世上最苦最难的职业就是他们,他们最大的痛苦,就是不懂得给自己减负:他们不仅要生养,还要想尽一切办法,以免自己的孩子来到世上后,受到一丝的委屈和不适,遭到一点的不公和歧视。对于我们而言,工作生活中再微小的事儿被他们当作天大的事儿来处理被宠溺着的生活,一辈子可能再也没有别人能给。

老年人的孤独,令人难以想象。某一年春节前夕,妈妈养的宠物猫跑丢了,她整个春节都寝食难安,还将猫的明显特征描摹出来打印成《寻猫启事》四处张贴,直到正月初四猫回来,她顿时兴高采烈,才胃口大开;妈妈的宠物狗一直养到比人的正常寿命还长,结果还是“走”了,在狗“走”后的那段时间,她整日神情恍惚,直到看到门口燕窝里飞来飞去的小燕子之后,才实现了“情感转移”,逐渐从情绪的阴霾里走了出来,然而,当她看到小燕子的妈妈跑了一大圈儿才噙了一丁点的食物回来喂给它们的“小孩子”吃,就哀叹当“妈”的不易;当她看到其中的一个小燕子,因为老实巴交被挤在燕窝的后面常常吃不到食物身体显得羸弱,就为之哀伤纠结......我们的父母,为什么要养宠物且起的是人的名字对他们视同己出呢?那是因为他们孤独呀!不妨我们板着指头算一算,一生之中能有几天在他们的身边?把所有的天数加在一起,余生当中陪伴他们的时间有多少?不足一年,甚至不足半年呀。试想,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两个或者孤零零的一个老人,在百无聊赖之际,最为相思牵挂的是谁?那就是远方的我们呀!他们最为迫切的愿望是什么?是我们的陪伴呀!他们想念我们,就像水一样一直在流,而我们对于他们,就像风吹落叶,吹一下动一下,不吹就不动。而且,他们又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生我气、愿意永远等着我的人,也就是仗着这份宠爱,我们才任由他们孤单寂寞。在相思牵挂我们的日子里,他们只好把所养的宠物当作是远方的我们呀!

他们在公众场合自欺欺人的表现,是虚荣心在作祟。妈妈总是向我打听某某的子女究竟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么有钱?我追问她老是打听这些不相干人员的原因,她才道出了老人堆里的实况:在那里,简直是子女优秀的大比拼,是子女孝顺的大比拼......事情的真相却是:他们一边节衣缩食疯狂地购买了许多光鲜的衣物等等,以便到了那里,谎称是子女硬要买的,以体现子女孝顺;哪怕我们在外面流浪漂泊、吃糠咽菜、一塌糊涂,也总是在显摆我娃非常有出息经常出入豪车接送前呼后拥......他们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迫切而把虚构的事实讲给别人听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呀!

他们也许不差钱,缺乏的是一种仪式感。每年的腊月,是妈妈的伤心之月。一次春节前,我猛然看到她在独自哭泣,经再三盘问,她才说,每当他们到超市,看到有子女或者儿媳搀扶着老人,在给他们选购衣物等,就联想到自己的子女在干什么?自己的子女为什么不像人家的那么孝顺呢?而对于我们,始终片面地以为,他们均系退休职工,不差钱,或者认为我们给他们买也未必合适,或者借口工作忙事物多,不愿把时间耗在陪他们在超市的左挑右选上,还不如给他们钱让他们自己随心所欲地去买。其实,我们错了,他们并非没有衣物可穿,他们也并非差钱,他们缺的是子女陪他们逛商场买衣物的那种仪式感呀!如果子女缺位,他们难过揪心。

也许我们对于他们的不公而埋怨,事实上,其中的背后是他们对子女通盘考虑的结果。我们一共姊妹四个,我曾经认为他们在幼时走亲访友、名校上学、就业安排等方面对我的不公,一度为此感到委屈恼怒。比如父亲退休,按照惯例,应该由我接班,如果我接了班,有了正式工作,便意味着我的一生衣食无忧,但是,他们一反常态,让我弟弟接了班,以致于我走过了不少的冤枉路。后来,我渐渐地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作为父母的他们,对所有的子女都是最为无私最为关爱的。然而,面对多难的选择,他们不得不牺牲掉部分子女的利益,做出了一些无奈的抉择,导致一碗水没有端平,其实是他们所做出的的这一切,都是对子女们通盘考虑之后的结果,而我们根本就不理解。比如父母当年让我接了班,文化程度低的弟弟就有可能一生务农打工,而我文化程度较高,可以相对地通过文化,智能等方面的弥补,可以有一番相对于弟弟较好的结果。实践也证实了这一点。所以,对于他们的某些做法,我们一定要换位思考,给予足够的理解与谅解。

“三无”保健品屡禁不绝的背后,是老年人“愚昧”的愿望。在现实生活中,药监工商部门为对保健品坑骗老年人的行为进行了综合施策但是仍然屡禁不绝而不理解,我们也为不良商人这种骗取养老钱的行径深恶痛绝经我们再三劝阻父母置若罔闻而气恼。岂不知,作为老年人,他们对通过健康讲座兜售的保健品价格虚高效果很差等危害心知肚明,然而,他们依然乐此不疲,其根源在于我们的父母,比起年老,其实它们更害怕生病,比起死亡,他们更害怕给子女添麻烦呀!哪怕有一丝可能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希望,就不惜一切代价去购买,其终极目的是少给我们找麻烦且奢望多活几年可以多呵护我们至少可以多看着我们一些时日呀。我的父母也是如此:每天早晨比小学生还要起床早去听讲座,一天要赶五六个场儿,每个季度在这方面投资不低于15000元......我劝他们说,你们花费18000元购买的可以根治“三高”的床垫,已经铺盖有15年了,有效果吗?他们摆摆头;营销人员每次见到你们,搀扶着你们,甚至给你们洗脚,你们的亲生儿女做到了吗?他们摆摆头......那么,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否是我以上所分析的呢?

父母苦过累过,抚养儿女,默默无闻,无怨无悔,苦日子过完了,他们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爸妈却走不动了。而作为儿女的我们,对于他们丧失自我的任劳任怨,觉得理所当然,他们病了坚持做饭理所当然,他们疼了独自看病理所当然,就连我们不管他们都理所当然;只要他们健在,我们就永远把他们视同当年三四十岁的壮年去对待,永远把我们当作少不更事的孩童去享受他们给予的心怀和疼爱,哪怕我们已是壮年,而他们已经步入了垂暮之年。今年春节期间,我偶然间拜读了导演黄亚麟的一句话,感觉颇为恐怖: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因为,父母在时,不管你是30岁的少年,还是60岁的老人,我们都还是娃儿,你都觉得离死亡还很遥远,你老觉得有堵墙挡在你和死神之间。但父母一没,你一下子就要直面死神,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脆弱与短暂,一下子成了没有父母兜底的人;父母尚在,也昭示着生命的黄昏离我们还很远,在生命的正午,我们还有许多的时间把梦想变为现实,脚下生活的路,还是那么的阳光灿烂。仔细一想,的确如此。

百善孝为先,养育之恩大于天;父母在,人生即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家有老人,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永恒的亲情还在,我们可以孝敬他们,还可以缠绕在他们身边,作他们眼里长不大的孩子,感受那份永远不会苍老的父爱母爱;有些事,后悔可以转圈,有些事,却是一生遗憾,工作和事业失败了,可以重来,而孝敬父母的时光却永远不能重来。让父母幸福,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财富,因为他们的健康和情绪关乎着家庭几代人的成长。我们应该明白的是:一处豪宅、一片砖瓦、大洋彼岸的鸿雁,近在咫尺的一个口信、一顶纯黑的博士帽、作业簿上的一个满分,一桌珍馐美味、一只野果、一朵山花,花团锦簇的盛世华衣、数以万计的金钱、一双布鞋、含着体温的一枚硬币……  这一切的一切,“孝”的天平上,它们是等值的。因此,无论如何,敬请趁他们在的时候,搀扶照顾他们,陪伴交流他们。同时,所谓“孝顺”,就是顺着他们就是孝。因为,每一位老人的幸福点不同。因此,面对贫穷的父母,钱到为孝;面对孤单的父母,陪伴为孝;面对脾气暴躁的父母,理解为孝;面对患病的父母,照料为孝;面对唠叨的父母,聆听为孝。再者,善待今天的父母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今天你善待父母的举动,就是明天儿女善待你的修为。


上一篇: 家乡的香椿
下一篇: 感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