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悠悠饭香里的思念

作者:迁安农商银行贾有利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3日

转眼之间,奶奶离开我们已有10个年头了。每当回到故乡,路过奶奶曾经居住过的庭院,看院墙内那棵粗壮的老槐树绿了又黄,久已无人修整的园子杂草繁芜,岁月的脚步渐渐掩没了旧日的时光,内心总会涌出几分感慨。清明将至,睹物思人,我不禁又回想起奶奶在世时的那些日子,还有奶奶亲手做的饭菜清香味道来。

奶奶是个吃苦耐劳的人。我的爷爷是在唐山大地震之前去世的,那时奶奶才四十多岁。经历了天灾人祸后的家庭境况可想而知,而且由于家庭人口多,生活的重担便压在了奶奶这个弱女子的肩上。在最为困难的时期,奶奶没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咬紧牙关,先后为二叔和父亲操办了婚事(那时父亲在外当兵,所以结婚比二叔晚),又将两位姑姑嫁出门,之后一直和身体不太好的老叔一起生活。

奶奶是个非常要强的人。老叔没什么本事,又有哮喘的老毛病,干不了重活儿,平日里就靠养几只羊和几亩地的收入维持生活。但奶奶从来不主动开口向父亲和二叔诉说困难,什么事情都靠自己。奶奶有自己的坚持,平日里纺线织布和地里的活计,基本上都是靠她一个人。最令人感慨的是,直到她年近七十多岁时,还在亲自给老叔下灶做饭。用她的话讲,我耳不聋眼不花还能干的动,麻烦别人干啥。

除了奶奶的为人令我们打心眼儿里敬佩以外,奶奶对晚辈们那种细腻深沉的爱更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便是奶奶做的饭菜,在小时候对我们来说可是个不小的诱惑。别看那时缺油少盐,但不论是粗粮细粮,奶总能变着法儿做出可口的味道来。春暖花开时节,奶奶会用玉米面和采来的野菜或洋槐花做菜饽饽,咬上一口,满嘴的清香和甘甜。一到深秋,天高气爽,田地两旁的杨树林随风落叶纷纷,覆盖在了土地上。老叔趁放羊的机会将杨叶用篓子拾回家来,晾在院子里,然后堆成一大垛。临近中午时分,奶奶家的屋顶上炊烟袅袅,便会传出烙饼的香味儿来。红红的火苗热情地亲吻着锅底,奶奶将一小勺油舀进锅里抹匀了,然后把擀好的面饼放进锅里轻轻地翻烙。不一会儿,酥脆金黄的烙饼便出锅了。嘴馋的我们不顾得烫,撕下一小块放进嘴里,惹得奶奶笑骂我们是小馋鬼。

过年过节是我们这个大家庭团圆的日子,更是我们这帮孩子们解馋的日子。虽然那时物质生活并不富裕,可奶奶却总将省下来的好吃食留给小辈们。奶奶屋里的木门后面有一个黑釉面的圆肚坛子,平时用来储存自家酿造的酱油,过年时便用来存放肉类、鱼类等食品,封盖好后能保存很长时间。吃团圆饭的时候,奶奶将坛子盖打开,变戏法似的拿出整块儿的瘦肉,还有柴鸡、鱼等,原来是父亲和二叔过年前孝敬给她的都没舍得吃。不一会儿,奶奶便麻利地切好装盘,撒上酱油、香油和蒜片儿,闻着香味儿都诱人。每年过年的时候,奶奶都会做浆白菜。将整棵的大白菜去掉干皮,切成寸许的小块,放在沸水中煮两三分钟,捞出再放进凉水里拔一下,控出水分加白醋、糖精拌匀,便可以装盘了。这道菜看似普通寻常,但吃起来十分酸甜爽口和解腻,是大家都非常喜欢的一道菜。看着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相互聊着、吃着,在屋里屋外穿梭忙碌的奶奶虽然累点,但脸上却全是满足的笑容。那一刻的时光是最为幸福和温馨的,让我们终生难忘。

还记得上初中时,有一次因为不小心着凉了,我患了感冒躺在炕上。母亲问我想吃点啥,我说就想吃奶奶做的饭了。那天中午,奶奶便给我端来了她亲手蒸的包子,还有熬的粉条。闻着饭菜的香味儿,我的馋虫仿佛被勾引来了,一气吃了四个包子,满满一碗粉条。虽然撑得不行,但还一直回味无穷,病好像去了一大半。

奶奶在世时,一直坚持给老叔做饭,父亲和二叔早就劝她和两家单独过,可她却一直惦念着单身的老叔,不肯到两家住。直到病重以后做不动了,才轮流到我家和二叔家。奶奶走后的这些年,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深深思念,她那慈祥的面容与辛勤劳作的身影还会时常入梦而来。

站在老屋面前,想起那些过往的时光,回忆久远,滋味悠长。

 


下一篇: 江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