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KTV”的变迁

作者:河南内乡农商银行李焱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1日

对于“KTV”,我是比较反感的,然而,由于我曾于90年代初任过一个乡直单位舞厅管理员的缘故,才对此有所了解研究的。

我为什么对“KTV”产生抵触情绪的呢?作为小县城一个普普通通公职人员的我,由于单位职能的、个人手艺特长的、社会交往的等因素,每年也有几次到那里嗨歌的机会,然而,去过几次之后,发现这里有些异常现象。你看,是否到了那个环节,一般都是酒后才去的,基本上都是“醉鬼”,言行举止失范。再说,酒既是催眠剂,也是兴奋剂:喝得特别多的,大脑思维停滞,腿脚手迟钝,人都变成“死猪型”了,睡到那里像死猪一样,再重要的事情也不去做了,还唱什么跳什么的呢?喝得不太尽兴的,则兴奋异常,要么变成“凤凰型”:手舞足蹈,东摇西晃;要么变成“猴子型”:上蹿下跳,平时不敢说的话开始说了,平时不敢做的事都做了;要么变成“雄狮型”:光说大的不说小,老子天下第一;要么变成“老虎型”:寻衅滋事,见谁不顺眼都骂都打。据此分析,到这里的一般都是这样的人,摩擦碰撞到一起,再加上身着薄透漏异性出入的因素,是否容易招惹是非?与此同时,到了那个地方,还要再喝点啤酒之类的饮料,当时口感非常好,于是,借助其环境氛围,一杯接一杯,简直是“爽歪歪”。俗语说“雨搅雪,下半月”,意思是不同的酒掺着喝,特别容易醉,导致酒后好几天还病恹恹的。凡此种种,我此后就极少前往了。

我所工作的小县城,在60年代的舞会上,还靠传统的乐队伴舞;到了60年代末,盒式录音机问世以后,其左(L)右(R)立体声磁带可复制两个音源,一路伴奏音乐,一路是人生歌唱,人们赖此可以学习流行歌曲的演唱;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缤纷起来的是带给我们狂欢般快乐的迪斯科,只要进入到“迪厅”特地设计出来的闪亮

过道,就看到各种频闪的灯光,听到震撼的“咚咚”的声响;90年

代初,随着录像机的引进,出现了“卡拉OK”,一般是在播放预录在录像带之类储存在媒介上,没有主唱人声的音乐伴奏的同时,在电视屏幕上同步播放有着节拍提示的歌词,参与者边看着歌词边持麦克风唱歌,电视画面可以解释歌曲的意境,形成兼具听觉视觉且带有字幕提示功能的综合艺术系统,再者,演唱者的声音通过处理得以美化和润饰,给歌唱爱好者带来极大的方便和酣畅淋漓的娱乐效果;直到90年代末,随着激光影碟机的引入才开始兴起。一般而言,拥有歌舞厅的,往往都是具有经济实力的单位在单位内部以活跃员工业余文化生活为名在内部设立,然后,就是设施高档、功能齐全的宾馆饭店布设几个雅间,供人们席间边吃边喝边歌边舞。

在90年代,能够看着荧屏拿个话筒唱个歌,能够随着播放的影像和伴奏,和友人翩翩起舞,是非常令人骄傲自豪的事情呀!只要稍有闲暇,人们争相攀附有实权的人士,以便可以到歌舞厅里过一把瘾。此后没两年,随着以影碟机为代表的家电类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和降价,“卡拉OK”才逐渐步入了寻常百姓家,基本上所有上点档次的宾馆饭店,以及不少的家庭都设置了专门的歌舞厅,就包括一些河边路旁的地摊都布放有简易的卡拉OK。在那个岁月,劳作之余,无论县城,还是街道集镇,不少的男女老少好似当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演放电影的机会一样,天一擦黑,就三个一簇、五个一群,蜂拥而至到歌舞厅或者河边路旁去,疯呀玩呀,唱呀跳呀……那个时候,纯粹的一个新奇刺激。

绚烂过后,必然淡化。此后五、六年,这股潮流已经风光不再,歌舞厅逐渐变成为有此雅好、乐此不彼的爱好者的天堂:此时的舞厅已经失却了往日高雅时尚客户云集的辉煌,在商厦林立的街头,稀稀落落地散布三、二家,摄人心魄的爵士乐,在喧嚣的促销声乐中有气无力地嘶鸣着……依旧的陈设、依旧的声光显现出当年的旧貌,昭示着其“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结局,实在不敢用“当年光彩照人、如今风采依旧”来恭维。偌大的舞池里,鲜见的少男少女和明显增多的中年男女,在忘情地奔越着、扭动着,而张挂着“饮吧茶座、空调开放”招牌的高一层的楼道里,则往来穿梭着初恋中所谓“另类”的青年男女,遥想广场高杆灯下耸肩扭臀的中老年人,惊异于社会进步带来的人们休闲娱乐方式的多元化选择。不敢妄测舞池里人员的身份、身世、背景和意图,然而,至少是解决了生存生活问题追求生活生命质量的“中产阶级”,他们对家庭、婚恋和现实社会不满,甚而已经摆脱了这些羁绊尚处在困惑与无奈之中,寻找一个较为合适的空间,追寻一个合适的对象来宣泄来实现情感的交流来寻求刺激。你看,那名中年女人刚刚还慵懒地坐在长凳上,闪闪烁烁的灯光中依稀看出她悒郁的神色。这时,一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男士风度翩翩地走到她面前,很绅士地做出了邀请的姿势,两人便伴着欢快的华尔兹舞曲在舞池里疯狂着,这短暂的欢娱不知能否抚慰她心中永远的伤痛;两名中年女人则和着舒缓的乐曲在悠雅地晃动着,这种悠闲自在的娱乐休闲方式,好令人羡慕;一名中年男士轻轻地拥着一位气质颇佳的女士,两人彼此充满深情地对望着,舞步很显然与舞曲不协调,背后是否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感天动地的情爱故事?

始料未及的是:发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县城及集镇的街头及宾馆、饭店的雅间曾经风靡又渐次失宠的卡拉OK,近些年来在县乡以量贩式KTV、恋歌房、宾馆包间等形式重现,不过,已经由单纯的歌舞衍生出兼具慢摇、轻音乐品酒、棋牌娱乐、台球等餐饮娱乐商务交际等多条龙设施和服务。谈判交际或者酒局过后到KTV嗨歌,成为政、商及社会各界人士的主流娱乐,这些KTV的名称大多山寨了大城市知名KTV的,灯红酒绿的夜晚,站立在这些KTV门口,仿佛身处“北上广”......

在县城KTV火爆的同时,广场舞作为县乡老百姓的一种精神文化生活,也已经成为县城、集镇、乡村傍晚的一道靓丽风景线,每当夜幕降临时分,县城、乡镇、村民聚居地带的广场,霓虹闪烁,音响震耳欲聋,一首首动感的舞曲从广场传来,大爷大妈甚至年轻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拢到一起来,他们在优美的音乐声中,踏着音乐的节奏,尽情地扭动着身体,时而趋步辗转,时而跨腿踏步,舞姿变换不迭,动作悠闲熟练,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表演者忘情投入,观看者乐在其中。还有的跳着“鬼步”等舞蹈,还有的拿着手机摄像充当忠实的粉丝,舞者迷失在音乐的节奏里,观者凌乱在错综的舞影中。   

县乡以歌舞为主体的文化娱乐的诞生是时代的产物,期间的萧条也是必然的趋势,眼下的转型再火也是形势使然。至于KTV未来的走势如何?我认为:随着人们休闲娱乐形式的多元化,这里的人流会逐渐缩减,然而,随着社会变数的增大。家庭不稳定因素的增多,需要宣泄的人数将持续增扩,而KTV作为一个档次适中、环境氛围尚可的理想去处,会持续相当长的时日,不过,适度的升级转型是非常必要的。关于广场舞的发展,从其目前现状不难看出:县乡的文化娱乐有了生存的皮囊,却少了生存的灵魂,其症结在于我们缺乏的是文化自信以及构建城乡文化体系的大师。在如此情况下,我们是继承乡村传统文化习俗继而发扬光大,还是吸收外来文化而装作紧跟步伐?生活在乡村的人们在迷茫,生活在当下的我们在迷茫,恐怕管理者也在迷茫。你无论是喜欢它,或者厌恶它,却又奈何不不了它。可以相信的是,随着全民健身计划的逐渐深入,广场舞必将在县乡村落地生根开花。





上一篇: 打 场
下一篇: 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