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割舍不下的旧报刊

作者:浙江北仑农商银行 周豪辉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8日

风拂过窗前,夕日的《中国农村金融》犹如记载着一朵朵五彩斑斓的鲜花,绽放在我心的旷野,我爱不释手细细浏览……

囤积旧报刊已成我的癖好。成家后我一共搬了3次家,每次搬家物品一次比一次多,在我心里就成了一件愁事。每次搬家,我都会扔掉一些东西,扔掉的旧衣服鞋子及瓶瓶罐罐,除了善感的心赋予它们一些不舍的情感,倒也能忍忍心就坚决弃之。唯独那些又沉又占地方的旧报刊,成了顽固纠结的一道难解之题,折磨我茶不思饭不想,让我左右为难到长吁短叹,久而久之妻子称我为旧报刊“囤积狂”。

 乐府《古艳歌》写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却对旧报刊情有独钟。好多次,想挑选一部分留下,剩余的都当做废品处理掉。一箱箱的打开,一页页的翻过去,一件都舍不得扔,每一次都是心情的纠结,每期《中国农村金融》好像总有一个文字修炼的灵魂在祈求我不要将它们抛弃,空气中弥漫着念旧的气息,昔日那撕破或起皱的纸页中传递过来的翰墨书香,仍然隐约可闻。稍稍狠一下心即可把几期发黄的旧报刊丢弃,但还是优柔寡断一期期翻开,一页页合上又放回了书箱。有几次都丢到垃圾桶里了,琢磨了一下,又捡回来,结果是,原来多少箱,还是多少箱。

 最后一次搬家前我的旧报刊堆放在书房的一角,妻子嫌弃它们想扔了屋净,遇到她心情“阴雨天”总会对着我的旧报刊唠叨半天,平时她打扫卫生从来不顾着那个角落,生怕打乱我的宝贝。天长日久,厚厚的一道灰尘积于封面,我从来不会嫌它们脏,有时干脆坐在书房的地板上,拿起那破旧的纸张,既厚重,又活泼,再一次沉浸其中,寻觅文字背后的含义,品读那些简单故事中蕴含的酸甜苦辣,重新开启我对农信前辈的敬畏。用曾经陶醉的文字与心灵再次对话,感悟字里行间的激情,滋润我饥渴的灵魂。让文字随心而舞,与农信人一次次飞跃欢呼,享受那份至纯至真境界。

有一次妻子乘我不在家扔掉一些旧报刊,当我知晓后便和她面红耳赤发脾气,割舍不下的纠结漫溢在脑海,心里久久隐藏缱绻的痕迹。还有一次,我到德清参加省联社培训,一个星期后回家发现一本曾经刊登了我一篇文章的《宁波农村金融》被妻子撕掉用于垫衣柜,我一气之下在书房打地铺睡了一个月之久。

 这次搬入新家,我信誓旦旦,这回肯定要该扔的扔,不过还是被“囤积症”左右,这些旧物上不得台面,只好在新家的后阳台一角默默沉睡,不过隔三差五我还是插空光顾那个角落。周末黄昏让我与旧报刊缭绕一份轻静别有洞天。偶尔发现夕日被妻子扔掉的旧报刊竟然在网上出现,我便废寝忘食点动鼠标,毫不犹豫收入囊中。之后几天怀着期盼和美好的心情,等着快递员准时送到单位门卫。

旧报刊记载了一段段动人故事,打捞农信人飘浮在奋斗长河中的碎片。旧报刊,闪耀着生生不息的光彩,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份愉悦、一份慰藉,带着我的心灵在书页间漫步。

 


上一篇: 打 场
下一篇: 春天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