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文学艺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艺苑 > 散文原创
童年的猪油拌饭

作者:浙江北仑农商银行 黄静红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7日

冬日的傍晚,远方的山巅吞噬了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乡间袅袅炊烟缥缈在上空。《舌尖上的中国》乡村美食镜头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轻盈飘逸的韵致,清新蕴涵的情调流淌在心际,恍然间记忆中的童年美食流溢于脑海。

童年载满了五彩缤纷的回忆,在岁月的长河中远航。一则则至善至美的回忆,一道道回味无穷的美食汇聚成一部部影集,记录了曾经难忘的片段,汇成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荡起回忆的涟漪。

  重拾童年碎片,聆听记忆的窗口飘出的欢笑,记忆中的猪油拌饭犹如午后的旧梦,浑厚而浓郁,深刻而冗长,满满铺就整个回忆长廊。

猪油拌饭,遥远的记忆。那是6070后童年一道独特的美食,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贫困的岁月里,几乎每家每户厨房碗柜中都有那么一个杯子或者瓷碗,里面放着香喷喷的猪油。进入冬天后,一碗光润洁白的凝脂让人看了嘴馋。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吃肉是件奢侈的事,虽然板油并不便宜,但是偶尔买回家的板油却能熬很多的猪油,让全家人吃上很长一段时间。每次我家熬猪油,我迫不及待地从朝灶膛伸出小脑袋,粘得一脸黢黑的锅灰,想让馋了多时的嘴尽快咀嚼到香甜可口的猪油味道。猪油炒菜,味道那个香啊……

回忆是一张被童年涂满色彩的画纸,勾勒出曾经的美味。绵绵的炊烟,是记忆深处的丝丝缕缕,始终盘旋于童年的老屋顶端,从未走出我的心间。儿时冬天的晚餐,我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米饭,迫不及待地看着妈妈从碗柜的瓷碗中挑一朵雪白的猪油,还想多一点,妈妈就会打一下筷子说够油了,接着给我倒点酱油,撒上葱花,我挂着笑容,洋溢着幸福,端着碗飞快地跑到屋外,坐在石阶前细细品味猪油拌饭的芳香,那每一粒米饭都充满了幸福的香气,然后便是一番狼吞虎咽,独享着不可多得的美味。

那个年代的猪油是用自家养的猪板油熬制,家猪一年才斩杀一次。记忆中,杀年猪总是伴着厚厚的棉袄,红红的火堆,滚烫的沸水在大锅里翻腾,院子里浓烟滚滚,热气腾腾,大肥猪震耳的嘶叫声夹随着灶膛里的干柴“噼里啪啦”的爆破声在村子上空蔓延,和着村头巷尾鸡鸣狗叫孩童笑闹的喧哗,飘荡在原野里,盘旋在水塘边,悬挂在树梢上,编织成一首动听的乡村交响曲。童年的酱油仿佛特别香,当年我经常提着玻璃瓶子掂着脚看着小店老板从酱油坛子取出酱油灌入瓶子,我接过瓶子,用破报纸卷了塞住瓶口,生怕倒翻捧在怀里拿回家。夜幕降临后全家人围着没有上漆的桌子吃饭,热饭的雾气围绕着白炽灯光,心里想着碗柜中的猪油……

猪油拌饭,给我这个70后烙下了擦拭不去的年代印记,更是资源匮乏童年最大的幸福,是多么真实和质朴,而今天最好的山珍海味都没有猪油拌饭香到梦里的味道。

童年的颜色会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变淡,时间在流淌,条件在改善,记忆中的猪油拌饭渐行渐远,但袅袅炊烟童年美味并没有在我的记忆中走远,猪油拌饭余味还回荡于舍尖,香喷喷的片段仍萦绕于脑海,挥之不去。

 


 

下一篇: 与春天有个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