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金融之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之家 > 职场春秋
亦谐亦奇之文友

作者:孙小雄 张红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30日


——解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李焱


我们与在河南内乡农商银行供职的李焱尽管分属于不同的系统或单位,然而,是故交,是挚友,是文友,欣闻他获评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在举杯为其庆贺的同时,遂静下心来对其进行解读,通过对其5000多篇发表在各类媒体不同体裁部分文章的分析,加之对其的深层次了解,我们发现其特点鲜明:亦庄亦谐,既奇且愚。

所谓“庄”。他的作品大体分为四个板块:《青春励志篇》,揭示了为人如何逆袭行稳致远的大道理;《凡人琐事篇》,介绍了不少小人物的大智慧;《人生感悟篇》,启迪着人生的要义与追求;《理论研究篇》,对于破解金融工作难题提供了借鉴和帮助。他所表现出来的“庄”,就主要体现在所撰写的部分篇章尤其是理论研究文章之间,即:他密切关注阶段热点、难点、焦点,针对某些社会现象,结合新政,立足实际,剖析原因,提出科学合理、可操作强的意见建议,不少的文章上了要闻大报,登了“大雅之堂”。《让“古董”重现异彩》、《让瘪着的钱袋鼓起来》、《贷款消费热涌城乡》、《“守信卡”的故事》等,紧紧围绕行业与社会经济生活的结合点和兴奋点进行挖掘剖析,把那些不乏普通性且具有鲜明性的事物反映出来,充分展示了农信社馈效社会所产生的积极深远影响;《城乡居民持币观望现象忧患多多》一文被《人民日报·内参》采用,为国家相关部委解决民间游资问题提供了决策依据;《县级行社董(理)事长应练好七功》,道出了作为一把手组织开展好一切工作的秘籍;《大学生员工教育管理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对于做好新时期青年员工思想政治工作提供了借鉴;《稽核审计工作亟需四大转变》,破解了内部稽审工作的难题;《存款竞标制存在的问题与对策》,系全国金融界首创;《县级行社员工继续教育“梗阻”亟待疏浚》,指出了创建学习型组织的重要紧迫性,提出了很好的解决对策。

说其“谐”,主要是就其文章风格而言的。我们调侃他是稀有的智者,敏感而不多愁。因为,他的作品题材浩繁、技艺精纯,即使在处理哲思的材料时,依然保持了轻快的语流,形成个人化的反讽效果;他的文风自然朴素真实,风趣却不失滑稽,也从其作品中看出其驾驭五花八门的语型。比如其随笔《孩子,行稳致远方为高》一文,从妻子关于孩子的微信破题,站在孩子朋友的角度,告诫孩子,要想立身兴业、行稳致远、大有作为,必须继续学习、常怀感恩、珍惜岗位、保护自己、树牢‘有解思维’,“不为困难找借口、多为成功想办法”,凭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和“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雄心,靠创新的思维、过硬的本领赢得发展、赢得未来,充分体现了“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的殷殷深情。其文章洋洋洒洒,看似白开水淡淡无味,然而,细品似陈酒越品越是醇香,并且有一种生命张力,让人面对未来饱满四溢。再看其《薛包办》一文,看似是写薛包办的点滴琐事,可是主题却像他文章所说:后来,这里的道路、电话等相继开通了,人脉资源复杂多元了,办事公开透明了,求助他的少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风政风明显好转了,各级党委、政府实施了“最多跑一次”惠民政策,好多人们在家里就可以办成原来天大的事情了,表叔总算彻底失业了。再如其在《省有人》中,以诙谐幽默的口径,完美刻画了一个热心、爱面子、厚脸皮又有点迂腐的人物形象,为帮村民办事不断求助远在省城的亲戚。从老百姓日常办事这一角度体现了社会变迁,人情事故的变迁,也体现了政治的不断清明、社会的不断进步。他在《老犍儿》这篇文章中写道,我在为他感到欣慰的同时,颇觉酸楚喟叹:三奶的一句话一直骗了他大半生,不过,有了虚幻的“冬梅”,他拚命苦干有滋有味活着的目的就是攒钱娶永远不会存在的“冬梅”,如果没有“冬梅”,他如今也不知道是啥状况呢?很有可能自暴自弃早就离开了人间,也不可能遇到党的惠农好政策,也不可能遇到现在的“冬梅”。正如唯意志论的主要代表,德国哲学家、政治思想家尼采所说:“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也要有声有色地演好这出悲剧,不要失去悲剧的壮丽和快慰;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地做这个梦,不要失掉梦的情致和乐趣。”他的文章就是这样,只有在写作中将之如盐溶水,化为无痕。他是极为罕见地能将理性认知转化“新感性”的作家,这使其写日常生活中的小人物作品带有“寓言”特征。当然,他是通过人物叩问“命运”。从其作品中,不难窥探出社会变迁、人情冷暖,给人以感慨,给人以深思,给人以未来的方向。

言其“奇”,至少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堪称传奇:他从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外星人”变成了多人羡慕的“小名人”。他高考落榜之后,作为一个无关系、无实力、无背景的农民,赖以写作这一救命稻草,尽管历经艰辛、风雨飘摇,但是鉴于其勤奋、执着,每一步都走得相当扎实,出现了“一路跋涉一路歌(其作品选集书名)”的结局,驶向了成功的“彼岸(其作品选集书名)”:最初由一位农民被村学校聘为代课教师,又历经公安派出所、镇政府等单位部门的“打工”生涯,于1993年初,偶然只身进入一家基层信用社从事门卫工作,尔后,选调县联社、市办培训中心工作,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成为临时工、勤杂人员到联社机关科室上班第一人;成为市办主要领导莅临观摩亲临看望的为数不多的人;成为本联社出版发行个人作品选集第一人;从全市鲜见的由基层一线到县赴市办二级机构工作的人员......创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好的作家,一定要有丰富的社会阅历,还要有坎坷的人生经历。社会阅历浅的,或者缺乏坎坷人生经历的作家,是不难以写出好作品的,其作品也缺乏厚重感,禁不起沧桑岁月的检阅。如果二者兼而有之,才能创作出超越时间、空间和阶级界限的作品。正是因为其传奇的地域、行业、岗位、人生等经历,致使他的作品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方面涵盖了消息、通讯、报告文学、诗歌、散文、小说、杂谈、理研、调查报告等体裁,涉猎到政治、经济、法制、金融、社会等方面,获市级以上创作奖40多篇次,每种体裁都有获奖作品,足见其涉猎领域之广泛、写作功底之深厚。另一方面,其颇有发现生活亮点的眼光,作品接地气、语言活泼,总是从独特的视角,用独特的笔法,写出一篇篇作品,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并且,多年以后再来读,仍不落俗套。

谈他“愚”,并非妄言。他给别人代笔写出一篇得意文章或者别人求助他办成大事,给他送礼金实物答谢,他总是谢绝,不过,对于推脱不掉的宴请,他还可以接受,但是,也是小馆、简餐、劣质烟酒;本来,他通过不懈追求,调到了安逸舒适、众人艳羡的市区工作,当面临人员裁减分流“请神容易送神难”困局,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主动申请回到原工作单位的同志,用个人的“舍”换取改革的“得”,以个人的“退”换取改革的“进”;在当今人们普遍放弃纸质阅读、告别纸与笔的时代,他仍然坚持每日读书看报、摘抄读书笔记;去年底,按照行业政策,年满50周岁的他退居二线了,面对不少相关单位以非常诱人的薪酬待遇、环境条件返聘的诱惑,他丝毫不为所动,谢绝了“当今文学边缘化、人心世俗化、精神荒漠化、一切商品化,甘于清贫把玩文字的已经寥寥无几了,而你这个傻蛋还要整这没啥价值意义的行当?”等规劝,心无旁骛地阅读书籍、撰写文章,开始圆其幼小时候的“作家梦”了。也得益于他的这些“憨憨的、傻傻的”的脾性,才是他积淀了不少的人脉、获取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相信,他未来创作的成就必然不凡。

正是由于其“亦庄亦谐、既奇也愚”的特点,才使他于繁华之中不乱于心、孤身行于荒漠之间,更能坚守初衷;虽不能把控命运,却能让其精彩。难道不是吗?世间事万千,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多少人以此陷入生活的琐碎,籍籍无名,多少人被困难打垮,从此再也无法染指自己的理想。经历过苦难,才会知道幸福的甜蜜;经历过挫折,才能体会成功的辛酸;经历过血汗的浸染,才能写出有灵魂的佳作。

现代史上,许多不错的作家都是从逆境中脱颖而出的,等到功成名就,创作生命便灭失了。他与伟人学者比,沧海一粟,与圈内共同出身起点经历的比,也算有所成就。而他年过知天命之年了,依然废寝忘食、埋头耕耘。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我们也多次开诚布公地向其“开炮”:由于涉猎的体裁过于博杂,当然“样样通样样松”;文章普遍过长;散文讲话不能说得太多太满太尽,应该给人留有思想空间......对于这些,他总是照单全收,加紧改进。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101岁的的日本佛学大师松原泰道说,人生就是一场长达百年的马拉松,60岁只走到一半,另一半行程才是真正的人生,60岁正好是“百岁马拉松”的折返点,你仅仅走一半路程,却积累了丰富的阅历,你的心智最为成熟,虽然往回走,却能看到来时未发现的美景。值此李焱先生加入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之际,衷心祝愿其广开思路,再创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