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金融之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之家 > 职场春秋
黑龙江青冈:三代农信人

作者:黑龙江青冈县农信社 段玉鑫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5日

从弱冠到花甲,没有多少工作可以干一辈子,也没有多少人可以把一份职业坚守一辈子。首先,这份工作应该是前途无量、不会半路夭折的;其次,除了迫于生计以外更需要一种坚定的执着和恒久的热爱,筑成一种把彼此融为一体的深厚情谊。出生于1992年的我,未能有幸经历农信社在改革开放40年以来发生的华美嬗变,但是,这一次次的改革进程中却与我这个90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次次变革和发展依稀地映射在模糊的记忆里,从祖父、到父亲、再到我,祖孙三代在农信社工作,加起来的时间正好40年有余。听祖母讲祖父年轻时的故事,默望着祖父和父亲的奔波忙碌,现在的我也坐在农信社柜台前为络绎不绝的客户办理业务,从耳濡目染到亲身经历,仿佛这40年来的历史岁月,也有我穿梭其中。

祖父的帆布绿兜子

祖父是一个严谨而又严肃的人,额头上刻着深深的几道皱纹,他喜欢穿有上衣兜的衣服,兜里常常别着一支钢笔或是圆珠笔,手里拎着一个军绿色帆布兜子,这便是记忆里祖父留给我的印象。听祖母说,祖父早年在工厂上班,大概在一九七几年的时候公社成立了一家银行,也就是现在的农业银行,祖父通过招考成为了银行员工,每个月工资十来块,当时已经算是高收入了,待遇也比在工厂强很多。从此,祖父便和那个绿色帆布兜子形影不离,兜儿里面装着竹木制的算盘、几沓厚厚的票子、一个小圆铁盒的红印泥和一个方头刻有名字的印章,这些全是祖父的“宝贝”。

那时的银行有扇高高的大铁门,很少有百姓出入,在百姓眼里好似一个高不可攀的地方,祖父就拎着他的兜子下乡走户,给百姓讲解如何贷款、如何致富、如何存储,祖母常念叨:“你爷爷可是犟啊,自己颠颠跑个不停,人家上门来求他的吧,他倒摆上架子不爱搭理了。”后来祖母慢慢了解,有些是可贷的有些贷不得,所以,祖父才会态度迥别。不久,又出现了由各社员集资成立的农村信用合作社,下属农业银行管辖,去银行办事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祖父做事从来都是照章办事,讲原则、讲信用,从一名小小的信贷员,一直干到基层社主任,光荣退休。家里柜橱的玻璃镜里贴满了祖父上班时迎新送老的黑白照片,庄重而慈祥。祖父退休不久便因病去世,那个被祖父视为命根子的帆布兜子被祖母包裹起来放到了柜子深处,偶尔,祖母会拿出来轻轻抚弄,弹一弹灰尘,给我们瞧上几眼里面的“宝贝”,里面还板板整整的留存着建国初期的利率表,在一个银白色带锁的小铁匣里,珍藏着各年份、各版别不同面值的新钞,几分、几角、几块、几十到百元都规整地摆放着。祖母说,等你们长大了,我就替你爷爷把这些交到你们手里。说着说着,祖母的眼眶就湿润了。


父亲的自行车

80年代末,父亲从金融专科学校毕业,也被分配到当地银行上班,父子俩同在银行上班是很体面的事,令很多人羡慕,也令很多亲朋骄傲。1996年,农行与信用社分家,祖父和父亲都被分到了农村信用合作社,农信社成了当时农村各乡镇唯一的金融机构。父亲经常被调动于各乡镇基层社之间,自行车便成了唯一的交通工具,不仅骑着它往返几十里地上下班,还要下乡放贷收贷。父亲下班回来后,在泛黄而又朦胧的灯光下,我在桌子的一头写作业,父亲在另一头噼里啪啦拨着算盘珠,好似珠落玉盘,声音极速紧凑、动听悦耳,票子下垫上一张蓝色复写纸,不停地在上面写着算着。后来父亲被调到内勤,我经常在放假的时候跑到父亲单位闲逛,单位一个独立的院子,有两三间砖房,从房门进去,有两扇门,一扇通值班室、一扇通营业室,父亲坐在高高的柜台里,以我当时的身高只能看到一个脑瓜尖,柜台上面竖着一排铁栅栏,留有一个供客户交易存取的豁口。我会偷偷溜进办公区看父亲工作,里面只有几个简单的设备,一个像计算器般大小的验钞机,父亲把收到的钱捋成一面摆成扇面状,放到上面识别真假,然后敦实,用牛皮纸条捆起来,存取的钱大多是十元钞,一天下来也就十来笔业务,存上万元的客户实属罕见,那时只有存单和存折,还没有银行卡,全靠手工记账、手工填写。

2005年,省联社成立,一切步入正轨,制度更完善,管理更规范,父亲的工资也涨到一千多元。2006年,我上高一的时候,父亲整天拿着一本电脑入门书,说是单位要开始使用电脑了,办业务啥的再也不需要手工了。2007年11月,综合业务网络系统上线,是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信息工程,实现了全省通存通兑业务往来,并在哈尔滨举行了隆重的启动仪式。2009年,农信社开始发行“鹤卡”,这一年,我上大学,父亲给我办理了一张尾号四个6的“鹤卡”让我带着,希望我的学业一帆风顺。工作中严谨细致、一丝不苟的父亲先后做过信贷员、记账员、出纳、会计,并常常说:“干这一行,得无愧于心,要实实在在为贫苦百姓做点事。”在我上大学后不久,父亲因病向单位提请办理了病退,休养在家,父亲的自行车终于也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毕业后的我

从没想过,毕业后的我还会回到家乡工作,还会延续祖父和父亲的职业,但最终还是听从了父亲的建议,2013年大学毕业之时,参加了全省信用社的招聘考试,并顺利上岗。清晰地记得,离校的时候,有低年级的学妹问我:“是卖什么产品的吗?”我尴尬地回答:“是农村的银行,和农行、工行似的。”

上班后,我被分到县里一个储蓄所网点,已经和多年前我所见的信用社大相径庭了,高楼高大俊美、大厅宽敞明亮,座椅舒适,设有报刊架、宣传栏,自助取款机、存取款一体机等设备也一应俱全。营业室内液晶电脑、打印机、扎把机、A级验钞机、刷卡器、指纹仪,硬件设施配备齐全,我开始感慨这几年农信社“高大上”的变化,缠着老员工讲近几年的农信故事。从2009年开始,各种硬件设备陆续跟进,管理愈加严格,监控设备越来越高清。2010年开始对外招聘大学生,不再延续新老交替的旧习统,从此,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和高端人才注入到这片沉寂已久的大海。2012年,复核制改为综合柜员制,业务种类愈加丰富多样,一个柜员每天的业务量可达上百笔,资金交易几十万、上百万也已非常普遍。

2013年上班后不久,联社聘请服务礼仪讲师进行全员培训,为的是提升服务质量、争创业内一流服务形象、得到客户越来越多的称赞。我变得和祖父、父亲一样忙碌,因为专业不对口,工作不久我便感到很吃力、也很茫然,父亲不断地鼓励我,教我数钱、打算盘,督促我练习业务技能,让我多向同事学习请教,要乐于为百姓服务,终于,在后来的业务技能考核中不再是最后几名,也慢慢在工作中找到了认同感和满足感。

2015年,我们开通了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开启了农民随时随地查询、转账、充值的现代化支付方式,自助填单机、网银体验机等电子设备成为了营业大厅的新客。2017年,又开通微信银行、聚合支付,能够更方便快捷地服务大众,各级联社锐意进取,把努力组建农商银行作为当下的奋斗目标,农村信用社正逐步与新时代接轨,一步步缩小与各大国有商业银行间的差距。农信社立足农村,服务“三农”,坚持“支农支小之散”差异化发展战略,已经成为农村金融的主力军,我会沿着祖父和父亲的足迹继续在农信社这片热土上挥洒汗水,倾尽自己的一抹绿色!

从无到有,从有到强,是先辈们的不懈奋斗铸就了今日的辉煌前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该为这短暂而漫长的岁月谱一曲酣畅淋漓的曲调、写一首激昂赞颂的诗篇。如今的农村信用社,仿若广袤黑土地上璀璨的明珠,闪射着耀眼的光芒,又似夜空中星罗棋布的点点繁星,驱逐黑暗、暖人心怀,如缕缕春风,吹绿心田里希望的原野,如阵阵细雨,润泽干枯的土壤。从前,先辈们在改革开放的征程上砥砺前行,今后,我们将继续在新时代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下一篇: 同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