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聚焦三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聚焦三农 > 三农服务
兴陇合作贷:补短板助力农民专业合作社担当脱贫攻坚时代重任

作者:记者 王汉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5日

仲夏时节的清晨,甘肃宕昌县,碧空如洗。

和往常一样,包素英们按时来到哈达铺镇药乡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院内,开始分拣药材。她们,无一例外地用各色头巾包裹着头和脸,因为,紫外线太强了。

家门口打工的妇女们

早上10:30至晚上7:30,是她们的夏季干活时间。

进入5月以来,她们的活计,就是分拣黄芪。分拣的要求很简单很直观:个头、粗细、是否生虫。

这活计,自她们嫁入哈达铺镇的上罗村起,就已经在干着了。50年的光景里,人民公社时期干过、家庭联产承包期干过,现在还干着。

“活计一样,但挣钱呢。”70岁的包素英笑着说。

有活干能挣钱,是上罗庄这几位年龄在70岁上下的大娘们共同的心愿,当着记者的面,包素英替老姐妹们说了出来。

“她们这个年龄,想打个零工,真没人叫了。咱这合作社,是她们唯一能挣得到钱的地方。”宕昌县哈达铺镇药乡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负责人高小东说。

下午两点左右,院子里干活的,除了6位古稀老人,还有7位5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她们来自新寨村和上街村。全是失地农民。四年前,修建兰渝铁路时,她们几家都失去了耕地,得到每亩27500元的补偿款。四年间,儿女们外出打工,她们坐吃山空。正愁得无法开解之时,高小东叫她们来合作社干活,“这是你瞌睡了,人家主动送了个枕头么。”一位不愿透露自已名字但性格活泼的上街村妇女,含蓄地赞扬了一下高小东。

合作社的办公房内, 新劈出一块,平弧形的办公区域,摆放着几台电脑,两个小姑娘、一个拄拐杖的小伙子正在埋头上网。网店开在天猫平台上,取名“娥嫚沟药乡专卖店”。她们三个的任务,是尽快提升在线销售量。

“娥嫚沟是我们这儿的4A级国家地质公园,里面有刺五加、党参、当归、黄连、大黄等100 多种药用植物,是天然的药库。网店取这个名,是蹭旅游景点的热度,也是对我们药品质量的信用背书。”网店负责人扈鹏泰说。

扈鹏泰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回乡创业,加盟高小东的团队,为他的销售开辟出一条连通全国的云上线路。

院中这二十多位干活的农民,都来自周边的村子。每日工钱,按年龄、活计轻重及时间长短综合计算,70多岁的,可挣到50元至70元;50岁左右的,可挣到100元至120元。工钱日结,愿意领现金的,持现金拍照留证;不愿领现金的,直接转到她们的个人扶贫账户上。

“从合作社出去的钱,每一笔都要有明确的去处,都要用在产业发展和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上来。”年轻的高小东,在花钱这件事上,很是谨慎。

包素英们知道自己打工挣钱的辛苦和钱到手的小快乐,但她们不知道的是,为了她们的小快乐,有多少人在晴日紫外线下往返奔走,有多少人在深夜灯光下反复磋商。

产业扶贫,甘肃农信的新认知

2018年12月底,寒夜中的兰州城,天水南路,甘肃省联社办公大楼内,三农对公部、宣传部、工会等部门的办公室内,依然灯光明亮。屋内,三农对公部总经理助理胡克红团队、宣传部部长赵海鹰团队、工会副主席滑斌团队,多个部门十几个人深夜加班的共同理由,是完善“兴陇合作贷”投放、试点、对外宣传等一揽子方案。他们的目光,穿越冬夜的黑,锁定了宕昌县哈达铺镇药乡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那个他们多次上门,已经很熟悉的地方。

280公里之外,哈达铺信用社主任赵学贵的团队也正在做投放前的各种准备。他们已经被告知,第一笔兴陇合作贷将投放给宕昌县哈达铺镇药乡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听到这消息,不惑之年就一头白发的赵学贵有点小小的兴奋。

2015年秋天, 赵学贵在内的当地几家金融机构负责人,都经历了一场“大水漫灌式”的扶贫贷款发放,“那种扶贫贷款的发放方式,说实话,让我心惊胆颤。”

“相比其他银行,我们人头熟悉,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收入和品行等了解得更准确更详细一些。这毕竟不是救济款,到期是需要如数偿还的。”赵学贵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一夜之间从天而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5万元贷款,对老实善良的贫困户来说,是被动地“拉下账”了;对心思活泛不务正业者来说,是天上掉下“大馅饼”了,是一夜“暴富”了。

贷款到期,诚信有德者还了贷款,德行欠佳者则对不住银行了——钱耍光了,人找不见了。

因为卡住了准入关,一年下来,哈达铺信用社的信贷资产质量维持较好水平,只增加了300多万的不良贷款,占比不到1.8%。

“扶贫贷款如果不跟产业发展结合起来,很难见效果。”前车为鉴,甘肃农信产业扶贫的探索在魏孔山理事长履新之后,紧锣密鼓地行动了起来。

2018年9月25日,甘肃省人民政府决定:魏孔山任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理事长(提名)。此前,魏孔山在中国农业银行甘肃分行工作,对于金融助力产业扶贫一事,熟门熟路。


“宕昌模式”破茧而出

在甘肃,宕昌县是贫困发生率最高、贫困人口最多的县之一,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难中之难。但,宕昌县也是我国中药材重要产区之一,自古就有“千年药乡、天然药库”的美称。

在长期的市场摸爬滚打中,宕昌县涌现出了一批种植大户、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他们对市场更灵敏、决策更有效。产业发展规模、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和带贫能力也较强。甘肃省政府相关调研组认为,宕昌县已具备成立农民专业合作联社的条件。

按照这一思路,在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在甘肃省农业农村厅等部门的指导帮助下,宕昌县用足政策、开动脑筋,发动群众、攥指成拳,于2018年11月19日组建了由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控股的羌源富民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在具体运作中,每年年初由富民公司根据市场情况制定年度生产计划,村办合作社按照生产计划申请产业发展资金、制定生产方案,县联合社指导、乡镇联合社具体组织村办合作社进行生产,产品由公司统一销售,收益统一分配。

由此,宕昌县构建了以股份公司为龙头、以县乡联合社为主体、以村办合作社为单元的股份合作联合体,把贫困户和村办合作社“绑”在一起,跟着县联合社抱团发展。

此一实践样本,后经地方和省级媒体连续报道,“宕昌模式”逐渐在陇原大地叫响。

“兴陇合作贷”应运而生

当此际,甘肃农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动擎起金融支持产业扶贫的大旗。

甘肃省农信联社理事长魏孔山表示:甘肃农信要紧紧围绕支持 “宕昌模式”,强化金融服务创新,推出适合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村特色产业发展的专属产品,调动金融资本向农业农村倾斜,最大限度地解决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村特色产业发展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以及金融服务不到位的问题。

2018年年底,首笔“兴陇合作贷”在宕昌县顺利落地,300万元贷款如约发放至宕昌县哈达铺镇药乡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理事长杨玉安手中。

2019年2月10日,《甘肃日报》以“我省探索新路支持脱贫“头雁”领飞——“兴陇合作贷”破解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题”为题,对首笔“兴陇合作贷”的投放进行了长篇报道。此文随后在《甘肃政务》微信公众号转载。甘肃省省长唐仁健批示:“这件事办得好。望农信社持续扎实推进,尽快扩面推开,切实助力农民专业合社社增强带动能力。”

作为“兴陇合作贷”这一精准扶贫信贷产品的重要设计者,甘肃省联社三农对公部总经理助理胡春红对其中的创新点了然于胸。

坚持以“重质量不重规模”的信贷准入原则,专门为“兴陇合作贷”制定了信用评级标准和授信理论模型,以“合作社+农民+龙头企业+信用社+政府+担保+保险”“1+6”的融合模式,解决了农民专业合作社融资问题,给予精准的信贷支持。甘肃省农信社各家行社机构在实现保本微利基础上,执行最优惠的利率定价,给予农民专业合作社每年一次300万元统一授信,一次申请、一次审批、一次发放,由合作社在规定用途内自主使用。

合作社信用评级主要从治理结构、经营能力、财务状况三个维度赋分评定。结果分为AAA、AA、A、B、C五个等级。

信用评级在A级(含)以上的,即可准入授信。

据胡春红介绍,“兴陇合作贷”有六大特点:一是支持范围广。可以覆盖支持“宕昌模式”下所有符合信用评级要求的合作社。二是贷款成本低。在农村信用社实现保本微利基础上,执行最优惠的利率定价。三是办贷流程简化。贷款实行“见贷即保”,由农村信用社独立调查、审批、发放,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四是贷款使用灵活。农村信用社向农民专业合作社每年一次统一授信,年度中间循环使用。五是担保责任明确。由农村信用社、政府、省农担公司共同建立“风险补偿+担保”的风险分担机制,不要求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固定资产等实物抵押。六是准入标准接地气。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建立了独立的评级体系,与商业银行现行的法人评级相比,由于重质量不重规模,所以更接地气,更贴近实际。

据悉,甘肃省联社计划自2019年起,全省每年发放100亿元“兴陇合作贷”。截至目前,“兴陇合作贷”已签约宕昌、文县、天祝等35个县(市区),覆盖率达41%。35个深度贫困地区已签20个行社,占比57%;其中“两州一县”17个县区已签7个行社,占比41%;已累计向483农民专业合作社授信、授信总额12.6亿元,共投放贷款400笔总额7.21亿无。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可持续稳健发展,是甘肃省完成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重要一环。作为服务和引导35个深度贫困县同舟共济、同频共振、同步前行的甘肃省联社,在全省脱贫攻坚战役中,应需应势,靶向施策,推出“兴陇合作贷”等产业脱贫金融新产品,引领全省农信机构,调整信贷投向,把宝贵的金融活水浇灌在更能发挥产业扶贫带动作用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身上。

这一创新,消弥了扶贫贷款“运动式”投放带来的巨大风险隐患,有望成长为甘肃省金融助力产业扶贫的可复制、可借鉴的良好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