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经济金融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金融纵横 > 理论研究
县域农行服务乡村振兴策略浅析

作者:于鹏、李华楠、薛宇壮 来源:农行辽宁锦州分行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1日

摘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党和国家“三农”工作的历史性转移,是新时代“三农”工作总抓手。县域农行如何更好地履行责任使命、把握机遇挑战,是当前亟待回答的问题。课题组深入农行锦州分行县域支行及网点,通过座谈、走访等多种形式开展调查研究。本文分析了服务乡村振兴背景现状,剖析了县域农行服务乡村振兴有利及制约因素,提出了进一步做好乡村振兴金融服务的若干措施建议。



随着我国脱贫攻坚工作圆满收官,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解决好“三农”问题已经成为全党、全国的重要工作。长期以来,县域农行始终发挥着农村金融的主力军作用,是农业银行服务乡村振兴的第一线和桥头堡。面对新要求新挑战,县域农行应充分结合实际,顺应时代发展,主动研究,务实担当,努力打造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领军银行。

一、研究背景与现状

(一)宏观政策。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三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党中央确立“中国特色的乡村发展道路”作出的重大决策;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三农”领域的集中体现,是新时期各级党政“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历史关口,要举全党全社会之力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一段时间以来,围绕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国家逐步推动建立起一整套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特别是今年6月1日起施行的《乡村振兴促进法》,是党中央关于乡村振兴重大决策部署的法律体现,整体部署了促进五大振兴的法律性制度性决策,规定了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相关主体应当履行的责任。同时,监管机构也相应出台了关于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价办法,作为对金融机构综合评价和监管评级的重要参考。

(二)主要实践。

农业银行作为面向“三农”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坚决执行党中央决定、贯彻国有资本意志、履行国有大行担当,在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中,不断探索前进。调研组以农行锦州分行为例,简述县域农行服务乡村振兴实践。近年来,该行把服务乡村振兴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抓,注重加强县域业务发展顶层设计与谋划,针对营销团队建设、考核机制优化、人力资源倾斜等方面制定一系列创新举措,有效打牢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基础。注重银政协作,强化高层对接,先后签订乡村振兴战略合作协议及有关信贷业务合作协议,实现政府支持框架下更高质量服务乡村振兴。结合辖内各县实际,聚焦粮食安全、乡村产业、乡村建设等重点领域,一县一策,强化支持,为乡村振兴注入金融“活水”,截至6月末县域贷款净增8.07亿元,贷款增速达21.24%、高于全行平均水平。不断加快农户信息建档进度,丰富县域“大数据”,夯实服务与发展基础,信息建档户数达2.1万户,累计投放“惠农e贷”4.45亿元。强化县域科技赋能,积极推进智慧政务、智慧旅游、智慧生活等场景建设与服务输出,实现县域民生类场景的全覆盖,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加大农村地区金融知识宣传,积极推动信用村、信用户创建,助力打造县域良好金融服务环境和信用环境。

(三)同业现状。

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既是责任与使命,也是机遇与竞争,掌握同业发展现状与趋势,有助于谋划自身发展方向与思路。从机构设置看,锦州地区县域共有8家金融机构,包括“五行一社”及锦州银行和农发行,设置网点最多的是信用社(农商行)达121个网点,第2位邮储银行达64个,农行排名第3位、共设37个网点;在乡镇地区主要是农行、信用社(农商行)、邮储银行设置网点,对比其他两家机构农行设置网点相对较少;同时,建行、邮储银行、信用社(农商行)、锦州银行均在乡村设立惠农服务点,并持续扩大覆盖面,正在抵消县域农行服务点触角延伸作用。从信贷规模看,6月末农行各项贷款余额46亿元,占比12%,列第3位;前2位为锦州银行和信用社(农商行),占比分别为32%、21%;其中个人贷款余额20亿元,占比14%,列第3位,前2位为信用社(农商行)、邮储银行,占比分别为40%、18%。从竞争形势看,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各金融机构均加大县域人力、物力、财力投入,竞争趋于白热化。各大国有银行纷纷推出了各项利好政策,持续对中小企业等群体进行发力,其他银行机构也借助多样化渠道积极发展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影响进一步扩大,县域内金融市场多样化组织、交错化竞争格局逐步形成。许多金融机构在消费及零售金融方面,不断加大产品与服务创新力度,银行间呈现相互夹击的发展状况。

二、分析县域农行服务乡村振兴的有利因素与制约因素

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各级政府必将对县域扩大投入、加大支持,也必将为金融服务开辟更加广阔的市场,是县域农行不可多得的转型发展、跨越发展机遇。同时,随着数字化金融的蓬勃发展,主要金融机构及电商巨头积极拼抢县域市场,农行县域“主战场”地位受到极大挑战。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关键时期,能否认清优劣势、扬长避短,显得尤为重要。

(一)有利因素。

1.政策优势。农行各级党委始终将农行姓“党”姓“农”的理念融入经营发展中,高度重视县域“三农”工作,农总行新一届党委将服务乡村振兴作为全行经营工作的重中之重,并提出对标“四个领先”,在服务乡村振兴中全力打造县域领军银行。在信贷支农上,强化政策倾斜,涉农信贷利率低于其他金融机构,展现出农行勇于担当乡村振兴重任的信念。在资源配置上,优先满足县域机构人员、费用等方面需求,加大保障力度。在员工培养上,连续多年实施县域英才培养计划,强化岗位锻炼与素质培养,为助力乡村振兴积累大量优秀青年英才。

2.经验优势。县域农行在长期服务“三农”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是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资源”。无论是管理层还是客户经理,均对所在地区市场情况、资源人脉、经营信息有一定掌握和了解,熟悉“三农”市场,有效避免信息不对称问题。长期服务“三农”,积累较大规模的客户资源,可依此实施线上线下业务融合发展,加快支持乡村振兴步伐。在持续发展中,与区域党政部门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可借此获取支持,减少发展阻碍。通过开展“春天行动”“六走进”“扫街扫巷”等各类营销活动,有较为丰富的市场拓展经验,有利于新产品新服务快速惠及农户。

3.差异化竞争优势。对比于工中建行,县域农行在物理网点和员工数量上具备绝对优势,可凭借此优势加大业务宣传和推广力度,做精做细金融服务,赢得竞争主动权。对比于信用社、邮储银行,县域农行品牌、系统优势明显,网银、掌银平台功能强大,线上客户数量远超同业;品牌产品丰富,能够提供资产、负债、中间业务等多个方面综合性服务;惠农产品先进,互联网信贷产品能够有效解决农民贷款难、贷款贵等问题。

(二)制约因素。

1.历史机遇认识不高、把握不牢。通过调研发现,部分县支行及网点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意义,没有加强对乡村振兴战略内涵和金融服务路径模式的研究,同时也未充分认清金融同业及电商巨头抢夺市场、迅速扩张带来的“主战场”份额流失危机。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上,各级政府是主角,部分县支行缺乏前瞻性布局、超前性对接、适时性跟进,主动经营谋划、把握市场机遇做得还不够。如果县支行不重视,基层网点不赋能,政策执行不到位,将会丧失千载难逢的历史发展机遇。

2.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滞后。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不断深入,农村各类经营主体,如农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等会大量涌现,越来越多的农户也会逐渐扩大生产规模,开展多种经营。伴随这一势不可挡的演变趋势,乡村的生产需求和消费需求将会不断地扩大和升级,农村金融服务需求的种类和数量也将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这就迫使我们必须改变过去那种产品同质化严重、产品种类单一、特色服务缺失的状况,针对农村产业融合、农民“双创”、农村消费升级等新产业、新业态、新主体的产品创新、服务模式创新仍需加强。

3.县域员工队伍老化严重。虽然近年来持续加强县域员工队伍建设,但由于基数大、底子薄,人员结构问题仍较突出。以锦州县域农行为例,县域员工557人,员工平均年龄偏高,平均年龄达到47.03岁,其中50岁以上员工346人,占比62.12%;员工学历偏低,全日制中专及以下学历占72.53%,全日制大学本科以上仅占22.26%,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服务乡村振兴质量和成效。

4.农村金融政策不完善。金融服务“三农”助力乡村振兴离不开法律、财政、保险等多部门的相互配合。但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关政策仍不健全、不配套。社会信用支持体系建设滞后,农村个人征信系统存在覆盖面不宽、信息内容不全等问题,政府对农村金融中大量的违约现象重视不够、惩戒不力。农村产权抵押政策未成体系,农村产权抵押登记过程复杂、耗时长,农村产权价值评估难,抵押物流转交易难度较大。金融风险补偿机制不健全,融资担保机构缺乏、覆盖面窄、资金较少,“三农”保险产品缺乏。

5.农村金融蕴含较大风险。农业被比喻为“露天工厂”,易受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等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农林牧渔产业存在天然弱质性,一旦发生自燃灾害等不可抗力风险,缺乏足够的风险补偿能力,银行风控难度较大。加之外部信贷环境变化、部分农民信用意识欠缺等因素,导致涉农信贷风险在一定程度上被放大。同时,小微业主、家庭农场主等服务对象往往缺少规范的财务报表和足够的信用基础数据,难以准确评估其资信情况,增加了不确定性。

四、全面服务乡村振兴的建议、路径研究

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将贯穿“十四五”乃至更长时期。县域农行要把握好这一业务深刻变革、市场重新洗牌的关键机遇,在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政治站位要高,目标方向要准,方法措施要新,机制保障要牢,抢抓机遇,扬长避短,有效助力乡村振兴。

(一)以党的建设为引领。

乡村振兴是一项宏伟的系统工程,实施过程离不开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县域农行要强化党建引领,汇聚服务乡村振兴的磅礴力量。一是加强思想教育。要以党史学习教育为契机,通过“三会一课”、主题党日等多种形式开展思想教育,引导县域广大党员牢记初心使命和根本宗旨,增强服务“三农”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推动县域网点,尤其是乡镇网点党支部建设,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扎实开展“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务实做好金融为民、利民、惠民、便民各项工作,增强县域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二是抓住“关键少数”。选优配优县域农行领导干部,打造有领导力、有执行力、有凝聚力的领导班子,在服务乡村振兴中发挥指挥中枢作用。推动各级行党委书记、支部书记切实担当起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工作的第一责任,结合地域实际,主动谋划研究,创新思路措施,抓党建促经营,实现党建工作与乡村振兴深度融合。三是完善责任制度。健全分支行班子成员服务“三农”挂点联系行制度,层层压实主体责任,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提供坚强组织保障。不断优化三农事业部考评办法,发挥考核机制“指挥棒”作用。

(二)以关键领域为目标。

县域农行要围绕乡村振兴战略总要求,结合地方政府发展规划,全面对接,因地制宜。具体到锦州地区县域农行,要突出以下发力重点。一是助力乡村产业兴旺。秉持产业链金融理念,以产业链为对象,加强分支行联动,积极对接市政府重点培育的国家级、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助力农产品加工集聚区建设,推动实现生产、加工、销售深度融合。围绕大有次临港产业园、沟帮子经济开发区、小东现代农业产业园、七里河次临港产业园等重点园区开展营销对接,大力支持园区内核心龙头企业和企业集群。围绕义县肉牛、义县小粒花生、北镇葡萄、黑山杂粮等特色产业,助力延伸产业链条,提升产业附加值。二是支持美丽乡村建设。强化银政对接,积极支持乡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人居环境整治、农村消费、城乡融合发展等重点领域,推动黑山县蛇山子村清洁和绿化行动、北镇国家级特色小镇及黑山新型城镇化建设示范县项目。加大县域住房贷款投放力度,改善农民群众住房条件,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三是做好粮食安全领域金融服务。重点支持中粮集团、中储粮、北大荒等粮食企业集团在锦子公司,提高粮食安全领域贷款调查、审查、审批效率。围绕黑山、北镇等产粮大县,择优支持粮食流通、仓储、加工优质客户和项目。促进农业机械化生产,支持北镇、黑山主要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示范县发展。

(三)以改革创新为动力。

针对乡村振兴背景下县域市场新业态新形势,唯有不断加快改革创新,才能掌握经营发展主动权。一方面,推进金融产品创新。产品是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有效载体,要确保每个支持领域都有产品配套、政策支撑、业务支持,更好地适应市场、客户和金融需求的变化,实现乡村振兴全场景、全覆盖。对总省行围绕乡村产业新主体、新要素、新业态创新的全行通用类产品,要加大力度推广。要学习借鉴先进行产品创新工作经验,结合地区资源禀赋,围绕辖内产业集群、产业链上下游等领域,创新更多适合区域经济、当地特色产业发展的特色产品。加强与各级政府、政策性担保公司、农业保险公司合作,积极创新面向乡村产业特定客群的政府增信类、银担银保合作类金融产品。另一方面,推进服务模式创新。推进业务经营数字化。大力推进场景金融建设,持续加强农业产业链、智慧园区、智慧旅游、智慧市场等重点场景建设,提高批量化低成本获客、活客、留客能力,加快形成覆盖乡村产业各类客户、各种需求的场景体系;积极参与地方政府部门、行业组织等的数据平台建设,不断充实、完善数据来源和渠道,发挥大数据的营销支持作用。推进金融服务综合化。加强城乡联动,做好城区行和县域行之间信息共享和服务接力,全面满足客户多元化金融需求;强化乡村“一站式”式服务,通过农户信息建档,为农户综合化提供信贷、掌银、信用卡等产品服务,集约资源,优化体验。推进服务半径全覆盖。通过加大渠道建设打通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结合乡村振兴新需求,赋予惠农通服务点新定位、新功能,打造乡村金融知识宣传新窗口、服务农户新平台、支持乡村振兴新阵地。

(四)以机制建设为保障。

一是建立银政合作长效机制。各级政府是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规划者和实施者,必须加强银政关系,搭建好银政交流合作平台。积极参与地方政府乡村振兴融资方案设计,努力扩大资产、负债、结算、代理、中间业务等一揽子金融服务的政策空间。积极对接政府相关部门,及时了解政府三农政策和动态,及时掌握政府乡村振兴项目规划。积极与乡镇政府及村“两委”对接,积极开展“信用户、信用村”创建工作,加深日常沟通,及时获取各类惠农信息。二是健全风险管控机制。加强县域信贷风险管理是关系农业银行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生命工程。高度重视县域增量信贷业务风险,进一步严格客户和业务准入,适当提高农户贷款风险容忍度,做实贷前调查和贷后管理。密切关注政府县域政策及监管部门工作要求和风险提示,提高信贷决策水平,防范信用风险。加强与人民银行、财税等政府部门合作,积极探索政策性担保和风险补偿机制,达到风险共担目的。三是加强队伍建设。要把人作为服务乡村振兴的重要因素。建立县域信贷客户经理准入退出和新老交替机制,把综合素质较高、诚实守信、踏实肯干的员工充实到专职队伍中,以便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加强综合能力培训,重点强化基层员工线上业务、信贷业务、对公业务培训,建立长效机制,常学常新,提升服务技能。

五、结语

综上,在乡村振兴背景下,县域农行肩负着历史赋予的责任与使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本文客观剖析了县域农行服务乡村振兴正反两个方面因素,针对性探讨了解决路径,建议县域农行要紧跟政府导向,掌握市场信息,因时因地创新产品服务,建立健全保障机制,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实现业务经营高质量发展。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J].人民日报.2020-12-30.

[2]杜爽.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农村金融需求及农商行服务创新问题探究[J].学习论坛,2021(03):114.

[3]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课题组.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基于浙江农信的研究[J].浙江金融,2020(1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