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经济金融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金融纵横 > 理论研究
穿越千年,回眸建盏之美

作者:夏荷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2日

摘  要:建盏之美到底源于何处?笔者认为在于其独特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古朴的色泽和优良的实用功能,特别是在宋代“建盏”又是当时上至宫廷、下及士大夫们都认为是斗茶最佳的珍品,激发了众多文人墨客的创作灵感,留下了许多赞誉有加的诗词歌赋,提升了建盏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品味。具体来说,可简单归结为这几个方面的美:造型美、材质美、适用美、韵律美。

关键词:建盏;造型美;材质美;适用美;韵律美;


一、前言

建窑建盏是我国宋代著名的以烧造黑釉瓷器而闻名于世的瓷窑。建窑创烧于晚唐、五代时期,当时以烧造青釉瓷器为主,兼烧少量黑釉瓷。宋代是建窑的兴盛时期,大量烧造黑釉茶盏,兼烧部分青釉、青白釉瓷。而建盏发展的巅峰,是在皇帝宋徽宗执政时期,至今已800多年,建盏在宋代曾经经历过一段辉煌历程,建窑黑釉瓷盖一度曾是贡品,受到宫廷青睐,并还流传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在宋代上自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无不视建盏为斗茶的最佳珍品,更是激发了众多文人墨客的创作灵感,留下了许多赞誉有加的诗词歌赋。

二、建盏之美

建盏之美到底源于何处?笔者认为在于其独特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古朴的色泽和优良的的实用功能。建盏之美,围绕着自古以来专家学者提出对于陶瓷艺术的“形、神、气、态”,建盏就是以其简练大方之形、淳朴典雅之色、安详恬静之态,跻身于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之林,以独特的黑瓷魅力,与同时代的青瓷、白瓷三分中华瓷文明之天下,深受海内外多方人士的钟爱。具体来说,可简单归结为这几个方面的美:造型美、材质美、适用美、韵律美。

(一)建盏的造型美

建窑,宋代名窑之一,亦称“建安窑”、“乌泥窑”,分布在南平建阳水吉窑、南平茶洋窑、武夷山遇林亭窑,三处窑址统称建窑系。宋元时期福建建阳建窑以烧黑釉瓷闻名于世。建盏的造型千姿百态,可以说是一座艺术宝库。从型而言,借鉴古代陶器、青铜器、生活用具等实物之型,主要产品以盏、碗、盘、碟为主,胎骨乌泥色,釉面多条状结晶纹,细如兔毛,称“兔毫盏”,也有烧成“鹧鸪斑”,“银星斑”的凸显别致美观。

宋代建盏善于运用简洁的线条来勾勒其整个外部轮廓,线条曲直变化,刚柔并济。曲和直和谐的共处在同一整体之中,直使得器形挺拔,曲使得器形丰满。线条细腻流畅,宋代工匠用其高超的、恰到好处的技艺,形成了质朴、含蓄、内在美的器物。建盏器形的线条如倒三角,给人以稳重的感觉,挺拔、向上、简洁,创造了沉静素雅的美学风格。

在表现形式上有虚实二种手法,虚的表现手法是建盏烧制过程中属于的“窑变“,以一种未知与匠人内心的可知交融于一体;实就是写实力求形象逼真,各种盏的变化,经艺术手法来理解,表现在像与不像之间,以此给人以浓郁的回味,或给人以安定的感觉,或给人以动感的感觉。另外,造型也有它的气度,每件作品的气度显现作品的个性、风格的气质,常常给人一种视盏如见人,有的盏造型清秀飘逸,有的盏造型古朴敦厚,有的盏造型轻快明朗,有的盏造型粗犷简雅。各种造型加上烧制过程中形成的各种斑点图形,越发的让人喜爱和期待。

(二)建盏的材质美

建窑之所以会诞生在闽北,是因为闽北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建窑所产的黑釉“建盏”,就是采用闽北地产含铁质较多的红、黄壤土等粉碎加工后制成。

建窑采用独特胎土和釉水,而水吉建盏成为黑釉瓷重要的胎土材质。建盏只有选好胎,控制好含铁量比率,釉的厚度,草木灰配比,才能克服建盏材质釉色单一、或酱黑色或柿红色等,所需的材质和成分及配比显得十分重要。经不同温度的烧制则显现出”黑而不暗,黑而不墨,红而不嫣,蓝而不嫩,黄而不娇,铁而不锈“。聚禅于一器,具美于三停。远而望之,黝若钟鼎;迫而察之,灿若琬琰浮精英。概括了建盏的材质之美。

建盏采用手工拉坯,舒展自然,毫无造作之态,坯胎含铁量较高,质地厚重,称为“铁胎”。由于建盏坯胎烧成器皿后的材质的质感,才能烘托造型的气度,使之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坯胎内外加以铁、釉、草木灰使盏品内外显现细如兔毛,“鹧鸪斑”,“银星斑”使整个器物墩厚而富有安定之美。

建盏不施浓墨重彩,却得以窑内自然形成的多彩绚烂。而这种绚烂却深深的隐藏在它低调而恬静的外表下。建盏的黑,是包容万事万物的神秘色彩,乍看平淡无味,却又暗藏各种美丽的釉色。黑釉的单纯与窑变的纷繁形成对比,其背后蕴藏的是一种和谐自然、朴素玄妙的审美情趣,是雅与俗、巧与拙双重艺术性的成功之美。

建盏这种简素古朴之美与生俱来就和禅意的境界有着一种天生的默契。建盏之美藏于深处,他极像人们精神层面的美。老子说:“固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黑釉瓷的建盏,仿佛取其大地之黑土,使其博大精深,取黑夜闪烁的星辰,幻化为小而薄薄的星斑点缀于盏中。让人们面对厚重历史的建盏,心存敬畏,感悟道法自然,让人相信有一种美是永恒存在的,并且蕴藏在建盏的材质中。

(三)建盏的适用美

由于建盏坯胎材质的独特,给建盏增添了一份独特的适用美。建盏的审美价值最终也得通过适用性的发挥才得以完美体现出来。如:宋代的饮茶方式由“煎饮”到“点饮”的转变,斗茶又称“茗战”、“点试”,即以竞技的姿态决出胜负。斗茶不仅仅是决出茶的品质的优劣,实质上是一种追求精神愉悦的艺术化茶事活动,它蕴藏与反映着我国茶文化中最积极与最有生命力的一面,即饮茶并不是避世消闲,而是为了和乐与奋进,建盏成功的成为这种精神层面的载体。

如今用建盏喝茶,也因建盏胎体厚重,饮茶久热难冷。而且建盏保鲜效果很好,可以有效防止变质,减少水的硬度,变得柔软、甘醇。手里握着建盏,暖心贴肺,能排解压力,放松身心。用着用着觉得心里没那么浮躁了,整个人变得很平和,赋予一种安静的感觉。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把把建盏、想想事情,理理头绪,使人与自然器皿之间进行一种自然的交融。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社会矛盾越加突出,社会进入一种浮躁状态,也有一句话:你若浮躁,自乱阵脚。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改变这种状态,于是希望返璞归真,建盏的价值,应该是人们崇尚极简生活的一个道具、也是闲静生活必备的一个器物。它会让我们在这个善变的时代,用心珍惜身边人,多一份淡然,少一些浮躁。在建盏肌理材质美中,必须是在泡茶、养盏之后才会撩起这神秘的面纱,得道者珍宝气质之美感。

(四)建盏的韵律美

众所周知,唐诗如酒,宋词似茶,建盏不仅仅是茶器的一种,更是中国千年茶文化的传承。建盏演绎过一段神话,建盏记录着一个传奇,仿佛是位从千年穿越回来的英武少年、优雅女子,在尽情绽放多姿多彩的魅力。

建盏是人们与宋代文人独有千古的不朽美学风格的重现,是一次对文化与传承的深情告白。透过历史画卷,似乎隐约来到一个宋代宫廷中把盏品茗,唇齿间茶香四溢,陶醉于艺术的海洋。只见北宋徽宗赵佶在观看斗茶对达官贵人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把人们带入《宫词》“兔毫连盏烹之液,能解红颜入醉乡”,追求釉色之美、追求釉质之美,陶醉于建盏的韵律中的那种酣畅淋漓之美。

穿越到那位刚正不阿,那样放任不羁,那样令人敬仰倾倒又令人望尘莫及的高士,跨越千年,遗世独立的苏东坡所在的杭州,他对建盏情有独钟。苏东坡看到南屏谦师用当时最为名贵的兔毫斑黑釉建盏亲自为他点茶,于是当场赋诗以表谢意:“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苏东坡也曾写到:“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建盏是一座“鹊桥”让人们穿越到宋代与秦观一起把盏轻吟:“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轻掏起,香生似玉乳,雪溅紫瓯圆。”欧阳修:“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杨万里名句:“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蔡襄一句:“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与建盏结缘会让你不由幻起当时的文人喜爱建盏的盛况。宋人细腻、婉约,喜欢“雨过天晴云破处”。建瓷是宋词,是柳永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是李清照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是苏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见那个时代建盏的盛况和韵律美。

三、结语

当代建盏在吸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又有了空前的发展。注重建盏文化的历史传承性和主题时代性,新一代富有开拓创新精神的匠人正在茁壮成长,匠人的作品在注重仿创结合,力争展现出“百花齐放,百花争鸣”的新时代气息,把建盏的艺术性推向一个新的水平,充分展示建盏的艺术风采,给爱盏和收藏家更多的享受。让尘封千年,失而复得的建盏,窑火重生,让建盏之美,更加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