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经济金融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金融纵横 > 理论研究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视角 看宁波金融产业能级层次提升

作者:武建强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7日


(鄞州区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浙江 宁波 315100 )

 

2018年中国“万亿俱乐部”再添宁波和郑州,至此中国GDP超过万亿的城市增加到16个。晋级“万亿俱乐部”对宁波而言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一是地区生产总值超万亿,达10745.5亿元,在16个城市中位列第15同比增长7.0%,增速快于全国0.4个百分点;二是人均GDP首次突破2万美元,基本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徐苏涛,2019)。良好的区域经济增长为宁波金融业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2018年,宁波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3%,从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在5%以上的通行标准看,宁波金融业已成为全市经济支柱产业。但从俱乐部成员以及全省、全国数据中比较发现,宁波金融业对全市经济贡献度远远低于其他城市,甚至低于全省、全国平均水平。这种状况与宁波经济发展程度极不相称,因此大力推进宁波金融业发展迫在眉睫。基于此,本文对宁波金融业发展现状、存在问题进行分析,并结合实际提出相关建议,旨在提升全市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和能级层次提升。

一、宁波金融业发展现状

一是总量规模稳步放大。2018年末,全市金融业增加值564亿元,占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11.4%,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5.3%,为2014年的1.3倍。金融业实现税收收入138.1亿元,其中地方税收收入70.6亿元。银行业:本外币存款余额19150亿元、贷款余额19936亿元,分别为2014年的1.38倍和1.37倍。保险业;保费收入321亿元,为2014年的1.55倍;保险密度3909元、保险深度2.98%,分别比2014年增加1259元、提高0.26个百分点;产险寿险保费比例呈逐年下降态势,2016年首次低于1,2018年为0.91。证券业:证券交易总额47010亿元,为2014年的1.48倍。

二是机构体系不断健全。目前,基本形成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要素汇集的多层次、广覆盖、竞争有序、风险可控、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2018年末,全市共有各类金融机构339家,为2014年的1.32倍。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65家;证券、期货经营机构215家(分公司及以上机构28家);保险机构59家(保险法人1家、资管公司1家、保险互助机构2家)。另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1家,股权交易中心1家,保险中介机构98家,小额贷款公司47家,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819家,融资租赁机构70家,典当机构98家,担保公司39家。

三是服务经济保障有力。金融机构发展与地方经济发展息息相关,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工作的本质要求。全市金融业主动服务“六争攻坚”,一是重点保障“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建设。2018年出口信用保险支持全市出口贸易264.8亿美元,出口贸易渗透率超32%;全市制造业贷款余额3792.5亿元,占全部贷款余额25.2%。二是全面优化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聚焦民企发展痛点难点,引导金融机构创新产品服务,加大信贷投放;在全省率先提出宁波市上市公司稳健发展支持基金方案,支持全市优质上市公司持股股东纾解股权质押流动性困难;推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计划试点。2018年末,全市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0273亿元,占全部贷款余额52%。

四是改革创新可圈可点。一是设立全国首个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宁波自2007年就开始探索实践普惠金融,2015年经人民银行总行批复设立全国首个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2014~2016年宁波普惠金融发展指标值分别为86.78、100和118.35,总体发展水平不断提高。截至2017年末,全市共有47家小额贷款公司、13家村镇银行、2家农村保险互助社、14家农村资金互助会、45家融资担保机构,每万人拥有的银行网点数已达到3.02个,全市所有乡镇和行政村实现网点全覆盖,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率达到100%,真正实现了“乡乡有机构、村村有服务”。二是保险创新成为城市新名片。2016年6月,宁波获批成为全国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2018年,保险产业发展基金正式落地,成立规模达到20亿元的国内首支互联网保险产业投资基金,推动复星集团在宁波设立10亿元的保险科技产业投资基金。全国首个保险科技产业园在鄞州正式开园,集聚20余家技术赋能型保险科技企业。武汉大学宁波国家保险发展研究院在甬揭牌,成为国内首个政校合作共建的保险研究院。中国保险博物馆正式开馆,成为国内保险文化新地标、保险宣传的前沿阵地和行业交流的重要平台。

五是资本市场暂露头角。“宁波板块”在资本市场声名显赫,场内市场快速发展。2018年末,境内外上市企业有91家,占全省上市公司总数的17%,仅次于深圳居全国计划单列市第二。其中境内A股上市公司75家,为2014年的1.7倍,位列万亿GDP俱乐部城市第9;累计融资总额1561亿元,同比增长16.5%;总市值5152亿元,为2014年的1.6倍。场外市场稳步推进。新三板挂牌企业139家,新增融资额3.22亿元。宁波股权交易中心2016年运行以来累计挂牌企业达1605家,其中高新技术和科技型企业占比51.6%,66家挂牌企业申请转板更高层次资本市场,24家企业成功挂牌新三板,17家企业进入IPO上市辅导期,累计撮合各类融资超50亿元。直接融资额1767.1亿元,同比增长15.5%,连续四年突破千亿元规模。

六是金融生态日益优化。金融发展政策体系不断健全。市委、政府出台《关于推动金融高质量服务实体经济的实施意见》等多项政策。从“加、优、增、推、减”五个关键词着手,包含23条具体措施,引导全市金融业坚守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使命,进一步加快改革创新,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银行贷款不良率稳步下降。金融监管部门不断完善风险监测、预警、防控化解机制,近年来银行资产质量不断提高,贷款不良率持续下降。2018年末,全市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1.24%,比2014年的2%下降0.76个百分点(2014年2%、2015年2.6%、2016年2.63%、2017年1.8%)。金融人才队伍日益壮大。目前,全市初步形成一支规模较大、门类较为齐全的金融人才队伍2018年末,全市拥有金融从业人员10.16万人,较2015年末增长33.96%,提前实现全市“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目标。金融从业人员占全市常住人口的1.24%,较2015年末提高0.27个百分点。金融从业人员人均金融业增加值达55.52万元,是全市人均GDP的4.2倍。

存在的差距

纵向看,自己跟自己比,毋容置疑,近年来宁波金融业取得长足进步并为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保障支撑。但与宁波经济地位实力不相映衬,有很大潜力有待挖掘发展。横向看,自己跟别人比,在16个俱乐部成员中,除直辖市和一线城市外,宁波金融业增加值总量和占比均低于非副省级城市长沙、郑州,甚至低于地级市无锡。究其原因,主要是金融业在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等供给侧方面存在结构性矛盾使然。主要表现在:

一是产业结构不平衡。地方法人、区域性和功能性总部实力较为薄弱。金融机构结构不平衡,境内外上市银行家数少于苏南城市,保险法人机构少于武汉、成都等中西部城市,无法人证券公司和寿险公司。全市外资金融机构数量少、规模小,业务占比较低,与杭州、南京、 苏州、青岛、厦门、大连等城市相比,均处于落后地位。由于缺乏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法人机构和全国性金融机构的区域总部,金融机构的业务创新缺乏自主性,难以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及时开发新的金融业务,区域金融创新活力不足。现有法人机构整体规模不够大,实力不够强,且同质化竞争严重,与深圳、南京等城市相比差距较大。

二是市场体系不平衡。融资结构整体不均衡,直接融资比重不高,以银行信贷融资为主的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民间资本投资渠道缺乏。部分薄弱环节金融需求无法有效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存在。保险市场方面,产险、寿险发展不平衡。无论在保费规模还是在保险深度、保险密度等指标方面均低于俱乐部成员。尤其是产寿结构比方面,尽管寿险市场发展逐步增强,但远远逊色于其他城市。加快寿险市场拓展,提高保险对经济发展的渗透度,刻不容缓。发展资本市场方面,尽管A股上市公司在全国城市位列第九,但境内外上市企业数量落后于苏州、无锡不少。

三是发展环境待提升。国际化水平、对外知名度等方面,整体水平明显低于其他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9月19日,由英国智库Z/Yen集团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共同编制的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GFCI 26)在伦敦和深圳同时发布。上海、北京和深圳均跻身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前十。进入榜单的中国内地城市还包括广州、青岛、成都、大连、天津、南京和杭州。其中青岛位列第33位,这也是青岛第7次跻身全球前50强。遗憾的是宁波不在榜单之列。与金融核心业务密切相关的法律、会计、评估等中介服务机构数量较少,配套产业还有待完善。比如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仅有普华永道1家,少于青岛、大连、长沙、郑州等地。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需进一步完善,社会信用体系、金融法制建设仍需深入推进,信用信息的整合共享平台亟待建设。

对策思考

站上万亿台阶的宁波经济,为金融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后万亿时代的宁波,期待金融业更加有力的支撑保障。下一步,宁波金融业怎么发展?中央指明了方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宁波金融业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委、市委重要精神,抓好四个“优化”,推进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和水平,助推全市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优化金融机构供给。针对宁波区域性、功能性总部、法人机构缺少,特别是证券法人尚未实现零突破的现状,加快引进(或设立)集聚层级高、高端新型区域总部显得尤为重要。1、依托东部新城国际金融服务中心,在整合集聚市级金融机构基础上,加快引进设立证券法人机构、外资保险、证券公司,密切跟踪在“两会”审核待批的在筹证券、保险法人进展情况,积极推动本土法人银行加快上市进程。2、依托保险科技产业园,加快新型保险机构在宁波集聚,重点引进互联网保险、健康保险、养老保险长期护理保险等新型保险总部机构,引进数据中心、运营中心、研发中心、电销网销中心、培训中心等功能性总部机构,带动保险创新,使之成为落实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各项任务的主要支撑和载体。3、依托鄞州四明金融小镇,引进、培育、集聚一批特色金融业态,如区域性及功能性金融机构、基金类企业、新型金融服务机构以及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信用评级中心等金融中介服务机构

二是优化融资结构供给。针对直接融资占比低现状,优化融资结构势在必行,应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1、推进企业上市融资。境外上市、境内申报齐抓,实行专业化指导、全程化服务,特别是针对境内上市门槛提高这一特殊情况,引导鼓励企业到香港、新加坡、欧美等境外上市。2、推动企业债券、股权融资。引导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企业债、公司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私募债等债券融资工具;推动上市、新三板和甬股交挂牌企业开展定向增发、优先股等股权融资,同时,多渠道促进投资机构与实业企业的供需对接,积极推动本地未上市、挂牌企业实施股权融资。3、加大对保险资金的运用。用足用好保险资金使用政策,建立投资项目库,创新保险资金运用方 式,加强与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对接,扩大保险资金投资渠道,鼓励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

三是优化产品服务供给。坚持创新驱动,立足于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需求,创新产品,优化服务,为不同经济群体、经济层次、不同产业、不同领域的市场主体提供差异化、特色化的金融服务,特别是小微、“三农”、绿色等领域当前存在的民企、小微企业融资困境既有客观原因,也有银行自身的问题。总体看,目前银行体系中各类银行所做的业务模式没有本质区别,各类银行都有“垒大户”的倾向,一些中小金融机构背离了扎根当地的小微、“三农”本源。下一步,要积极引导各类金融机构结合自身禀赋条件,市场定位,差异化发展,不断增强自身竞争优势。宁波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充分发挥产品、渠道和客户优势,增强综合化和国际化功能,成为行业发展的旗舰。通商银行、东海银行、鄞州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农村商业银行要结合自身比较优势,深耕细分市场,在专业化、特色化、精细化上下足功夫,拥有各自的独门绝技进行优势互补。

四是优化政府服务供给。1、强化基础设施建设,着力破解小微、民营企业的信息不对称、信用不充分问题。重点抓好信息服务平台建设,依法开放相关信息资源,把市场主体的信用信息、需求信息和金融机构的产品服务信息纳进来,在确保信息安全前提下,搭建起市场主体信用体系和金融服务产品超市,以加强政府服务金融来促进金融服务企业。2、强化政策激励引导,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提出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精神,参照先进地区经验做法,结合本市实际,尽快出台推动经济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修订完善资本市场政策,增加支持企业科创板申报上市挂牌政策等内容;加大金融人才招引力度,按照市委、市政府建设人才强市的战略部署,谋划金融人才政策,发挥金融专家咨询委平台作用,以人才的集聚促进产业的聚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