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经济金融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金融纵横 > 理论研究
浅谈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风险防范

作者:舒兰农村商业银行 程 雷 冯晓宇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3日

       摘  要:截至20189月末,全国已有农村商业银行1,436家,小微企业贷款在各项贷款的占比长期保持在50%左右农村商业银行以银行业资产规模10%的体量,贡献了小微企业贷款21%的规模,无疑是所在县域的金融支小主力军,在助力县域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三期叠加的大环境,及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业务经验不足的内外因素影响下农商行前些年持续投放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堆积的风险正在逐年暴露。本文意在结合农商行公司信贷的风险特点,浅谈风控措施,实现县域农商信贷支持民营小微企业可持续性发展

       关键词: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风险防范


一、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风险的主要表现形式

(一)客户维度

1.集中度高,易引发县域金融风险。主要体现为两个集中:区域集中,因县域农商网点分布主要集中于所在县市,客户所处区域高度集中。行业集中,因县域经济具有地域特色,客户所属行业集中。两个集中的属性,导致一旦部分客户相继违约,便极易引发县域金融风险。特别是银保监会20195号文《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县域农商行做到原则上机构不出县()、业务不跨县()”以上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

2.处于产业链末端,违约概率较高。县域农商行服务的公司信贷客户基本处在整个产业链的末端,主要从事来料加工或零部件生产的制造业、批发和零售等行业,利润率较低,且市场竞争激烈,进一步加大了客户经营不善导致贷款违约的概率。

3.财务管理不规范,财产混同普遍。家族式管理是县域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常见管理形式,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高管、股东、财务等核心人员多为家族成员,企业经营收入经常通过家族成员的个人账户进行结算;二是企业老板不重视财务管理;三是企业会计人员业务素质偏低,或以聘用兼职会计的形式进行账目管理;四是股东或家族成员的家庭开支常列入公司其他应收款。以上问题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混同,存在银行不能及时掌握企业真实财务状况、难以规避企业股东抽逃出资的风险甚至贷款产生风险后借款企业倒闭破产,而企业实际控制人却通过预先的资产隔离,“高楼得住,骏马得骑

4.在本行的业务结构不合理,裸贷普遍。借款企业以县域农商行收付结算不方便为由将除贷款外的主要资金业务如存款、销售回款、采购汇款通过他行账户结算。由于客户在本行的账户使用率很低,放款后农商行很难及时掌握企业实际财务状况,这种信息不对称变相提高了信贷风险。

5.过度负债,融资渠道单一。县域企业多成立时间较短原始积累不够,普遍存在家底不厚,资产不实”的情况,账面资产负债率基本维持在60%-70%。同时这部分企业因为处于行业产业链末端,很难通过发债、预收账款、股东增资等方式取得低成本资金,银行贷款几乎成了县域企业唯一的融资渠道,如企业获得贷款后遭遇资金紧张,继续增加贷款可能成为企业最后的救命稻草,而这又与银行的风险管理相违背。

6.缺乏有效担保,过度依赖担保公司县域企业的厂房土地多未办理产权手续,或依靠租赁场地进行生产经营,应收账款的付款方普遍资信评级较低,导致县域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时,主要依赖担保公司。但近些年融资性担保公司缺乏有效监管,其自身风控问题逐渐暴露,“担而不保”频现。

(二)业务管理维度

1.重视手续合规,忽视实质性风险。县域农商行在省联社监督考核与股东分红的双重压力下,渴望在贷款规模与利息收入两方面实现双县域内企业客户数量有限,特别是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县市更甚,此背景下前台部门的营销获客有限,这就导致中后台的审查审批部门没有挑选客户的余地,如审批条件过于严格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在前述的双重压力影响下,营销部门为了贷款能够过审,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手续合规,促成贷款投放。与之对应,审查审批部门也因为优质客户稀少缺少客户选择空间,遂将精力更多用在要件合规的形式审查上,忽视了实质性风险的评估与防范。

2.重放轻管,风险识别与防范滞后。农商行多数改制于原农村信用联社,现有公司信贷客户经理有发放农户贷款的工作经历。农户贷款的特点是:生产周期固定,春耕秋收,以1年为经营周期;户均额度小,户均贷款额度310万元。以上特点,使得识别农户人品成为了风险防控重点,品行好的农户即便遇到灾年也会尽力偿还贷款。上述思维定式使得农商行客户经理重视贷前调查企业老板人品的同时,忽视了对企业经营管理、财务状况等方面的贷后管理,更忽视了法人人格独立的法律常识,想当然的认为企业债务等同于个人债务,实际工作中常存在风险识别晚于风险暴露,风险处置晚于贷款损失。”的情况。

3.超额度授信,铸成企业过度融资县域农商行向县域外进行业务拓展受到诸多限制,所以本地企业几乎成为唯一的客户来源,而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不受经营区域限制,所有客户可以营销,且大型银行因资金成本较低能给予客户更低的贷款利率。竞争压力下,农商行会被动增加授信额度来争取客户,一些企业正是利用银行的这种心理获取超额贷款,加之企业自身盲目扩张,极可能撑死在过度融资的路上,最终由银行为企业盲目扩张的风险买单。

4.关联企业识别不充分,授信方案不合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企业商业关系越来越复杂,民营企业为拓展业务范围形成很多隐蔽性集团。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或企业的跨区域经营,导致县域农商行很难识别企业间的关联关系,使得本应作为集团客户进行授信的业务采用了单一客户授信。

5.广泛应用最高额抵质押,忽视相关法律风险。与普通抵质押相比,最高额抵押质押只需办理一次登记,免去了抵质押合同双方重复办理登记、评估等环节,近些年在农商行得到广泛应用。但是依据物权法第二百零六条相关规定,发生“抵押财产被查封、扣押;债务人、抵押人被宣告破产或者被撤销”等情形,抵押权人的债权确定。第二百二十二条“出质人与质权人可以协议设立最高额质权。最高额质权除适用本节有关规定外,参照本法第十六章第二节最高额抵押权的规定”。由此可见,发生债权确定的情形后,最高额押权人不再享有优先受偿权,如权利人忽视管理,债权确定之后发放的贷款将处于脱保状态。

二、关于公司信贷风险防控的思考与建议

(一)客户准入维度

1.选好客户,从源头控制风险。一是调查企业实际控制人。通过调查,摸清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谁,经验如何,经历如何,人品如何,有无其他关联或控股企业。二是分析企业股权股东。股东是企业实际出资人,是企业的靠山,好的股东可以在企业经营遇到困难时,在资金融通、催收欠款、产品销路、政府救济等方面出钱出力,帮助企业脱离困境。三是调查企业资产真实规模。资产负债决定企业家底薄厚,我们通过调查,掌握企业资产中有多少是价值虚高的,有多少是价值低估的,有多少是实有的,有多少是赊欠的。四是调查企业资产质量。通过固定资产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等分析企业资产质量与流动性。五是调查他行对企业的态度。因为银行同业既是竞争对手,也是单一银行信贷退出的资金补偿。六是调查企业品行。调查企业是否存在民间借贷、股东抽逃出资、偷逃税款、质量投诉、虚假交易、合同违约等负面消息或情形。

2.审慎准入特殊客户。一是审慎准入跨界经营与新进入陌生行业的企业。隔行如隔山,企业新进入一个行业,抢占市场份额难度很大。二是审慎准入新成立企业。我国中小微企业平均寿命在3年左右,而银行一般要求贷款企业成立2年以上,农商行要充分调查,避免准入已处于衰退期的客户,重点支持可持续发展的小微企业。三是审慎准入财务状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企业。如短期内存货大幅积压、应收账款大幅突增、贷款额度大幅提高、固定资产或对外投资大幅增加。四是审慎准入关键人员征信异常企业。如企业实际控制人或控股自然人股东征信查询频繁、新增多张信用卡。

3.关注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现金流是企业的血液,血流畅通企业才健康,不贫血还款来源才充足。换言之,现金有盈余,企业才能扩大再生产、偿还银行贷款。现金无盈余,只能依靠借新还旧偿还银行贷款,通过过桥资金向银行申请还旧借新或申请贷款重组从实际来看,经营、投资和筹资活动都会产生现金流,但只有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才是稳定的第一还款来源。

4.评估企业资产创现能力。分析企业资产创现或变现偿还债务的能力。一是调查企业经营性资产创现能力,如固定资产利用率、存货周转情况。二是调查企业投资性资产变现能力,如长期股权投资、投资性房地产的流动性强弱当企业主营业务收入骤降时,投资性资产变现可作为补充还款来源。

5.以易于变现为前提,选好押品。产权清晰、价格稳定是押品准入的前提,是否易于变现才是评价押品优劣的核心,银行不是资产管理公司,借款人违约,押品变现才能偿还贷款。按照实践经验,房产地产优于机械设备,商业地产优于工业厂房,小额分散资产优于大额单体资产。

(二)加强业务管理维度

1.合理约定限制条款和保护性条款,规范借款人行为。一是签订限制条款。如限制借款人资产负债率上限限制借款人在未结清本行流动资金贷款前,未经本行书面同意不得购买或新建固定资产限制借款人在偿还会计年度内的应付贷款本息前不得进行现金分红限制借款人在借款合同期间,未经本行书面同意向他行申请增加贷款规模等。二是签订保护性条款。如借款人对他行违约,视同对本行违约贷款结清前,现控股股东要维持控股不变未经本行书面同意,借款人不得对外提供担保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还本付息,本行有权宣布贷款立即到期

2.集中公司信贷业务,实行专业化团队管理。鉴于县域内企业具有区域集中、行业集中的特点,在贷款营销与贷后管理方面不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巨大障碍,县域农商行可以抽调信贷业务骨干组建专业化团队,集中公司信贷业务管理。公司信贷业务的集中管理,既便于同质同类风险的及时识别与防范,又可避免因各营销机构风险偏好不同造成客户准入标准不一致。

3.充分认识最高额抵押风险,加强循环额度贷款管理。在肯定循环额度贷款是一个好的信贷产品的同时,最高额抵押担保的潜在风险亦不容小觑。针对最高额抵押担保的循环额度贷款要加强管理额度有效期内及时查询房产档案信息与质物状态,及时掌握最高额抵质押担保是否已发生债权确定的情形。

4.加强集团客户风险管控,合理确定授信额度一是加强关联关系调查与分析通过征信系统、企查查等大数据手段查询企业信息,厘清企业与股东、企业与企业、股东与股东、企业与股东的股东的关联关系,结合账户流水查验交易合同条分析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摸清集团客户家谱,合理确定集团客户授信额度。因集团客户存在内部资金转移的风险,建议将集团整体作为一个债务人进行财务分析及贷后管理。二是抓牢集团客户核心企业或核心板块。将集团客户核心企业作为借款主体,或将集团客户核心企业作为担保,以实现本行信贷资金与集团核心板块关联,避免捡芝麻丢西瓜式的集团客户授信方案

5.完善问责机制,强化尽职免责。目前很多县域农商行,在贷款问责方面仍留有农户贷款管理的影子,一旦借款人违约,即认定信贷环节均有责任,即签名有罪,人人有份将本应由某一环节承担的责任摊到整个信贷条线风险产生后,存在客观突发风险认定为主观规避风险和逆向推导责任的情况建议农商行结合改制多年的业务实际,及时修订完善现有责任追究认定制度,鼓励尽职免责,明晰责任认定。

6.归集资金,防范裸贷风险。裸贷是是导致银企双方信息不对称的主要原因,也是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经营的主要风险之一。我们可以从以下两方面防范裸贷风险:是力争客户在本行开立基本账户或通过本行账户收付结算,掌握企业现金流真实状况;是为企业办理代收代付业务,全面掌握企业经营信息,如工资代发。

7.采取授信年审制度,合理控制融资性担保公司业务规模。一是对融资性担保公司按年核定授信额度,严格控制单一担保公司在本行的担保额度,新合作的担保公司首年授信额度要严格控制在各家银行平均规模以下。二是严格审查融资性担保公司为大额贷款业务提供担保,认真调查担保贷款借款人与借款人、借款人与担保公司间的关联关系,避免融资性担保公司超自身净资产比例提供担保。

8.重视财务分析能力培养虽然县域企业多为家族企业,财务制度普遍不健全,报表造假与粉饰广泛存在。但财务报表仍是我们通过交叉验证校准企业真实财务状况的基础,是我们全面了解企业的重要依据。与财务报表重要性相对应的另一个现实是县域农商行公司信贷客户经理少有财会专业知识,所以县域农商行更需加强公司信贷从业人员财务分析能力的培训、培养,不能认为报表存假而不辨真识假,要正视县域企业财务状况,学会去伪存真分析企业财务指标

  

Analysis of Corporate Credit Risk Prevention for County Rural Commercial Banks

CHENG Lei  FENG Xiaoyu

(Shulan Rural Commercial Bank, Shulan, Jilin, 132600)

 

Abstract: There are 1,436 rural commercial banks in china by the end of September,2018 and the loans of smart and micro businesses have been accounting for about 50% among all types of loans. Rural commercial banks account for 10% of the total banking assets and make contribution to 21% of the loans of small and micro businesses, which makes rural commercial banks undoubtedly the main financial force in counties supporting small and micro businesses, and rural commercial banks are playing the irreplaceable role in assisting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counties. However, influenced by both internal factors and external factors, that’s to say, the big environment of “the superimposed three periods” and the insufficient experience of country agricultural commercial banks in corporate credit business, the risks accumulated from the continuous loans distributed to the private small and micro businesses by rural commercial banks in previous years are being gradually exposed. This paper aims to discuss risk control measures so as to realiz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country rural commercial bank’s support for private small and micro businesses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characteristics of corporate credit risks for rural commercial banks.

 

Key Words: County Rural Commercial Bank; Corporate Credit; Risk Prev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