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经济金融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金融纵横 > 经营管理
收益求大 损失化小—— 镇海农商银行以资抵债工作调查

作者:镇海农商银行 宋燕华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1日

以资抵债是化解不良资产的有效手段。近年来,浙江镇海农商银行把抵押品处置、变现作为不良资产清收的重要手段之一,在抵债资产管理工作中进行了探索和实践,取得了显著的成效。2015年至今,该行共处置抵债资产10户,金额2258万元,实现抵债(含变现收入)2215万元,变现率达98.1%,变现损失率控制在最低限度。

主要措施

控制源头,夯实基础。为确保抵债资产处置收益最大化,该行加强了对抵债资产源头的管理,整合了以资抵债业务的规章制度,审慎把好接收关。为取得变现能力强的优质抵债资产。该行强化了风险预警管理,一旦发现借款人可能或已经发生不能以现金清偿贷款时,立即将资产进行诉前保全,在第一时间取得证照齐全、手续合法、易于变现的优质抵债资产,掌握主动权。在接收价格上,该行注重合理定价,严禁协议接收,杜绝为虚减信贷资产损失而高价接收,同时充分考虑资产的贬值性,防止接收质次价高、易于贬值的资产,严格控制源头,为以后处置夯实基础。

制约权限,防范风险。在现阶段抵债资产管理水平还不高的情况下,该行上收各基层支行抵债资产经营权限,严格执行抵债资产接收处置程序,通过实行不同控制部门相互制约、集体审议决策机制,有效降低了抵债资产经营管理中可能出现的市场风险、决策风险、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减少了抵债的资产损失。

灵活拍卖,提高收益。该行把公开拍卖作为提高抵债资产处置收益、减少处置损失的有效手段。2015年下半年以来,该行通过拍卖方式,处置抵债资产率达到100%,其中有3项房地产甚至得到了溢价处置。为提高拍卖成交率和处置收益率,在拍卖过程中重点把好三关:一是因物制宜,灵活制定拍卖方案;二是拓宽信息渠道多方搜集买家信息;三是以推介竞标方式选择拍卖机构。

几个难点

被动接收劣质抵债资产导致处置困难。该行的被动接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借款人或担保人无其他有效资产抵贷,只有瑕疵明显或变现困难的资产可接收,该行毫无选择余地。二是多个债权人接收同一债务人的资产,无法单一处置。三是被法院在裁定抵押物权证不全,或虽权属清晰,但拍卖后清场及移交困难、存有历史遗留问题等因素使买家望而却步等。

管理困难,使抵债资产遭损加速。除一般物品外,抵债资产中大多为房产、土地使用权、机器设备、且分布分散。由于地方行政干预、借款人故意设置障碍等原因,加之有的基层支行只注意名义抵债,不落实物权,抵债资产普遍存在管理难的问题。有的抵债设备长期闲置在负债企业;有的因时间过长,出现管护等费用和抵债物处置价值倒挂现象;有抵债资产手续不完备,如未办理过户手续等;有的抵债资产未能取得实际控制权等。所有这些情况都使抵债资产的遭损加速。

政策法规限制影响资产处置的有效性。现行的政策法规与银行机构处置抵债资产的现状存在一些冲突。例如,《商业银行法》规定:因行使抵押权、质权而取得的不动产或者股权,应当自取得之日起二年内予以处分。这就使得抵债资产的持有时效性也受到了限制;又如《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必须按出让合同规定的土地用途、开发期限开发土地,超过一年未动工的征收闲置费,满两年未开发的无偿收回使用权。而实际情况是农信机构自行开发的可能性为零,如进行变买处置,《土地登记规则》规定的土地出让金又让农信机构望而却步,从而使本来就难以变现的抵债资产在处置上难上加难。而农信机构要处置土地,政府要求必须缴纳出让金,致使农信机构无法实施。

对策思考及建议

主动出击,严把资产接收关。严格监督客户的经营状况和财务变动情况,防止客户经营状况恶化或转移资产,尽可能地维护农信机构债权;对新增抵债遵循“严进严出”原则,在接收时严格落实抵债物选择原则,防止抵债资产沉淀;全程介入法院对被告偿债资产的评估拍卖,力争前瞻性贬值接收;力避协议接收,尽力争取法院直接拍卖,减少实物裁定接收。

分门别类 ,严把资产保管关。对大宗抵债物可聘请保安公司派员监管;对单一而可集中的,能落实责任达到有效保管的则采取责任保管制;对处置有难度的房产,可本着抵债物不贬值的原则,采取无偿使用与责任维修挂钩的办法,达到有效保值目的。

拓宽渠道,严把资产处置关。重点把握好以下三点:一是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在公开推介拍卖抵债物,中介结构报价竞拍的基础上,按照买家资源是否丰富,竞拍报价是否合理,信用记录是否良好“三要素”择优确定拍卖机构,以提高拍卖成功率。二是因物制宜制定处置方案,力求收益最大化。对每项抵债物都要在处置前拟定周密的针对性处置方案,从买家排摸、底价核实、推介策划、拍卖氛围等方方面面考虑,以确保处置损失最小化。三是创新拍卖处置方式。如:优劣抵债物搭配的组合拍卖;事先物色买家的保价定向拍卖;联络抵债人亲朋好友回购的亲情拍卖;通过各种渠道广发信息实现异地协作拍卖等。